****************************************

  作者:Huiasd
  日期:2020/9/25
  首发:Huiasd(恢恢)书友圈huiasd.com
****************************************

  第四章漂洋过海来干你
  机场。
  多年不见,林冰同父异母的弟弟林霖已经从翩翩少年变成了英俊青年,消瘦
的脸颊与林冰有五六分相似,但身材健硕的堪比王尧。戴的大墨镜遮住半边
脸,给人神秘又充满威严的感觉,吸引路过的小女生们纷纷侧目。
  “哎呀,我这小外甥简直太可爱了!将来一定和你舅舅一,迷倒万千少女
呀!”林霖轻轻松松抱王芮峰转了几圈,逗得小家伙咯咯大笑,而后仔仔细细
看了林冰一阵,展颜笑道:“姐你还是那么漂亮——走,带我去你家认认门。”
  林冰摇头道:“你刚下飞机,改天吧……姐请你吃饭,吃完开车送你回去。”
  林霖耸耸肩道:“行……那姐夫忙不忙?咱一起吃个饭?”
  “他?好吧……”
  林冰奈拿起电话打给王尧,说明情,约好地点,驱车带林霖和王芮峰
朝饭店行去。
  林霖上车笑道:“啧啧,捷豹哇!姐,你这车都我一年工资了!”
  林冰奈道:“我平时不开,这是我家小姑子的车。”
  林霖点点头道:“也对,捷豹不是你的风格……你性子冷,适合雷克萨斯。”
  到了饭店包房,王尧和林霖照面,两人同时身体一僵,目光如电般对视,
就好像彼此对持的凶猛野兽一。
  王尧首先放松下来,伸手让座笑道:“当兵的?这股精气神可不多见啊。”
  “圣西军校刚毕业……主修的刑侦。”林霖皮笑肉不笑地坐下来,淡淡补
充道:“所以得我姐的消息,就赶紧飞回来了。”
  王尧恍然看了林冰一眼,嘿嘿一笑,把她搂过来坐到身边,宠溺地道:“傻
妞,你弟弟已经把咱家查了个底朝天,这是跑回来兴师问罪呢……哎,这都见面
了还没动手,真是涵养了得啊!”
  林冰顿时一惊,站起身拦在王尧身前,冷冷问道:“林霖,你调查我?”
  林霖叹了声,举起手机调出小外甥王芮峰的那张照片,用手指一边放大一边
奈道:“本来不想查……可职业习惯,看到照片就忍不住点几下……结果一看
就差点气炸了。”
  照片的像素极高,被放大数倍的王芮峰瞳孔中显出几个倒影,依稀还能看
出是林冰正趴在沙发上,被王家父子两根鸡巴上下夹起来同时抽插。林冰一边
挨肏,一边举手机抓拍王芮峰跌跌撞撞跑过来的子……
  林霖关闭屏幕继续说道:“然后根据照片追查拍摄坐标,再排查房主和住户
信息就非常简单了,不到三分钟,我就知道趴在你身上的是一对父子……哦,清
晰度不,看不出年轻那个是不是我眼前这位……姐夫?”
  王尧拉林冰和王芮峰站起身来,懒洋洋地道:“不管是谁,这都是你姐的
私生活……她愿意,我也愿意,关你屁事?”
  “她是我姐,怎就不关我事!”林霖一拍桌子怒道:“要不是看我姐行动自
由,身体健康,神智也不像被人催眠洗脑的子,你以为我还会跟你坐说话!”
  王尧奇道:“你不想坐,难道打算给我和你姐跪下?”
  林霖瞪眼怒道:“不行了!姐,我实在忍不了——你先带我外甥出去,今天
我非得他一顿不可!”
  “巧了,这饭店下面就有搏击馆,要不咱俩下去练练?”王尧拍拍林冰的肩
膀,揉手腕似笑非笑地道:“我也想看看你这小舅子不成色呢!”
  “走!不去是孙子!”林霖豁然起身,大踏步朝外边走边道:“姐你放心,
我肯定给他留口气!”
  林冰顿时语……身为枕边人,她对王尧的战斗力还是很了解的,最起码一
个刚毕业的学生,那怕是军校毕业也肯定不是对手。只不过要在老公和多年不联
络的弟弟之间做选择……她是肯定懒得提醒林霖了。
****************************************

  半小时后。
  “停!停!不打了!”鼻青脸肿的林霖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骂道:
“资料室那废物……记录里根本没写你这么能打!”
  王尧擦汗悠然道:“一个英国军校,能查到我这中国退伍兵的资料都算神
奇了……真当你是特务啊?”
  林冰这时已经猜出事情的经过——儿子王芮峰的瞳孔倒影里暴露了自己的生
活细节,而林霖发现后认为姐姐可能受到暴力胁迫或者催眠洗脑,所以立刻坐飞
机赶了回来确认!
  这种情,林霖没像普通人那当场发作或者干脆报警,已经是异常成熟稳
重的表现!如果不是刚见面就被王尧揭破,他很可能继续压性子观察下去……
作为弟弟,其心可嘉,算是最大程度为林冰想了。
  林冰上前拿准备好的冰袋丢给弟弟,淡淡道:“虽然你都知道了,但我还
是要重复一遍——我现在过的很好,生活很幸福,请你们不要打扰我。”
  林霖用冰袋按脸苦笑道:“姐,女权主和性开放的概念我都懂,其实我
在国外也玩得挺花……既然这是你认可的选择,那我也能接受……可咱毕竟是一
家人啊!你现在已经找到幸福了,还不肯原谅爸爸吗?”
  “咦,你小子挨完揍就学会说人话啦!”王尧上前搂林霖眉开眼笑道:
“刚才这几句不错,一会我好好劝劝你姐——毕竟都是一家人,还能十几年不
见面了?打算把事带进棺材去咋的!”
  “你松手!”林霖推开王尧,板脸哼哼道:“别以为我姐是自愿的这事就
算完了,她能接受不等于我能接受!”
  王尧笑道:“不接受可以慢慢接受,关键我劝劝你姐就行了。”
  林霖颓然道:“我姐明显更向你!明知道你这么能打,刚才也没提醒我…
…再说你们都那了,还用我劝吗?她连话都不想跟我说……”
  王尧眼珠一转,笑道:“这事我有办法……”
  林霖奇道:“什么办法?”
  王尧到林霖耳边低声道:“你看……你姐能接受乱伦……”
  林霖不等他说完就瞪起眼睛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打不过你就不用再打了?”
  王尧毫不犹豫地回头叫道:“老婆,我想看你弟弟肏你!”
  林霖大惊,怒道:“闭嘴!你……”
  叫声戛然而止,被林冰的一个字堵在嘴里。
  “行。”
  林冰的想法很简单——老公能肏、公公能肏、甚至陌生人都能肏,那弟弟又
有什么不行?
  王尧看张口结舌的林霖,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走,肏你姐的事等会再
说……咱们先吃饭,然后姐夫带你去个好地方……”
**********************************

  王尧、林冰、王芮峰、林霖,四人各怀心思地吃了顿饭,而后王尧便直接把
林霖行拽走了。
  林冰以为王尧会很晚才回来,不料带儿子到家后才过半小时,正哄王芮
峰玩呢,王尧就开门进来了。
  “你把林霖带哪儿去啦?”
  “我把他送到咱家老房子去了。”
  王五和王尧住的老房子,现在已经成了王家娃娃团的常驻基地,里面呆的
骚货几乎没有少于两位数的时候——王尧把林霖带过去的目的不言而喻。
  “老婆,我自作主张,你没生气吧?”王尧一边说话,一边就掏出大鸡巴,
熟门熟路地来到林冰身后掀开裙子插了进去,笑道:“我说一屋子女人全是咱家
的后宫,那小子还不信……于是我就让她们排好队撅起来,挨个透了一圈。当时
你弟弟那嘴张得,下巴都快掉了……”
  “你轻点,我和儿子玩呢!”林冰耸了耸屁股,调整下姿势,奈道:“林
霖小时候挺老实的,估计是没见过这种阵仗……”
  “我就怕他不好意思,所以赶紧先走了嘛,这一路可憋呛……”王尧耸
腰杆笑道:“还有你放心,我嘱咐过了,那骚货有分寸,不会榨干他的。”
  林冰问道:“让他习惯两天再来肏我?”
  “先让他肏……”王尧顿了顿,下定心继续说道:“然后看看能不能通过
他,联系上我那没见过面的老丈人。”
  林冰娇躯一颤,停下动作。
  王芮峰发现没人陪他玩了,顿时不悦,跳起来挥小手去打王尧,叫道:
“爸爸,好好的动,不许欺负妈妈!”
  王尧耸腰杆一顿使劲,笑道:“乖,你看爸爸这不一直在好好动吗!”
  王芮峰瞪大眼睛认真检查王尧抽插的节奏深度,良久才皱眉道:“是挺好的,
和以前一……那妈妈,你怎么了?”
  林冰奈道:“妈妈和爸爸说会话,你出去找个没事的小姐姐玩吧。”
  王芮峰雀跃道:“好啊好啊,那我可以吃奶奶吗?”
  “可以吃奶奶,但不许让她们舔你的小鸡鸡!”
  “知道啦!”
  王芮峰跑出房间,王尧和林冰继续对话。
  “老婆,我这个人笨……如果换成大哥一定能想出更好的办法。可我能想到
的,让你和家里人和解的办法……就只有这个了。”王尧弯下腰注视林冰乌黑
的秀发,沉声道:“毕竟是家人,一根鸡巴同时插不进两个屄里,到时你爸要是
也同意……你,你就原谅他吧。”
  “不是不原谅……”林冰摇摇头,沉默了片刻才苦笑道:“我现在做得可比
他当年过分多了。”
  王尧连忙道:“这没事,你爸如果对咱家生活习惯有啥不满的话,我全,
要打要骂绝不还手……这芮峰都满地跑了,他总不能逼咱离婚吧!”
  林冰轻声道:“我以为你就是想看林霖肏我助兴……”
  王尧晒道:“嗨……看别的女人挨肏是能助兴……可你像块木头似的,也不
喊、也不会发骚,能助什么兴啊?”
  林冰冷冷道:“那我不让他肏了。”
  王尧赶紧叫道:“老婆我错了!其实我特别想看你弟弟拿鸡巴肏你!最好再
加上你爸!到时候就让他们爷俩像我和我爸一夹你肏,肯定特带劲,就算你
不发骚,我看了也能狂性大发,干翻一屋子骚货……”
  林冰再次语。
  在嫁入王家前,林冰一直觉得“性欲”这种需求,早在人类成为地球霸主之
后就该消失退化掉——毕竟自然界的大多数物种都只在发情期才交配,目的也仅
仅是为了繁衍后代。而人类已经登顶生物链,根本需为后代发愁,也不该把
时间浪费在性交上面。
  到了王家,林冰才发现有没有性欲其实并不重要,原来性交这件事还可以当
成一种游戏、一种娱乐、一种打发时间的活动,同时还可以是一种用于交流、表
达态度和心情的工具。
  甚至当王尧提出让自己和弟弟、爸爸乱伦的时候,林冰竟然也下意识地就认
为这真是个好办法——因为没有女人能不原谅一个正在自己体内抽插的男人!
  如果有,那一定是抽插的时间还不长、次数还不多!
******************************************

  林霖在王家老房子住了三天,不过只有前两天主要是在肏屄、顺便休息,最
后一天则主要是休息、顺便肏屄……骚货们的确很有分寸,怎么玩都可以,唯独
射精被严格控制!
  娃娃团的速成教育非常有效,三天里林霖自己都数不清一共肏了多少个屄和
屁眼,但只射出五发,憋得直到见林冰时胯下还是鼓胀的。
  但林霖已经所谓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但更多人在随波逐流……三天
的酒池肉林足以让林霖产生“肏屄不是什么大事”的感觉。
  见面的地方不是王家,而是一家酒店门口。
  “姐,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漂洋过海来到你面前,是为了干你。”
  “进来吧,都为你准备好了……你今天不光要干我,还要干很多很多女人。
而今天除了你之外,一会有很多很多男人当你的面干我。”
  林霖跟在姐姐身后踱入酒店,乘坐电梯,一开门顿时被里面门庭若市的场景
惊呆了,只见整座楼都是大厅,莺莺燕燕女人占了多数,基本都围绕在不同的男
性周围,偶也有几个聚集成一堆窃窃私语……
  众人衣大多是正装,男性西服革履、衣冠楚楚,女性套裙翩翩、顾盼生姿,
场中摆各种零食、蛋糕、饮料和香槟塔,人们谈笑风生、觥筹交错,赫然正在
进行一场盛大的酒会!
  这还怎么肏?
  林霖顿时愣住,一转眼间发现林冰不见了。
  “林霖吧?就等你了,你和你姐真像!”小美走上前来,微笑招呼道:
“从林冰这边算的话,我是你嫂子小美,你想怎么称呼我都行……因为我现在孕
期,没法陪你,所以今天就由我负责给你介绍我们家。”
  “哦,行……哎,嫂子你!”
  林霖刚刚点头,就见小美已经面对他款款蹲下,伸手熟练地把他裤裆里的
鸡巴掏出来含进了嘴巴里……
  林霖了一跳,连忙四下观察,见众人全都一副若其事的子,偶有
目光扫过来,视线就好像看见空气一飞快掠过。突然有几个女性的视线与自己
对上,竟然也只是微笑点点头。
  “你跟我来……”小美站起身,用手牵林霖的鸡巴朝前行走,笑道:“大
家听说林冰多了个弟弟很好奇,都想认识认识你,要来的人越来越多,咱家索性
就办场酒会让大家聚聚……”
  林霖难以置信地道:“这,这有上百人了吧!他们都是所谓的圈里人?”
  “有些是圈里人,还有一些是家里人……”小美忽然想到前几天林冰问的事
情,忍不住笑了笑道:“对你而言所谓,反正这屋里的女人除我之外,你都可
以随便肏——认识一下,这位是我老公王五,你可以叫大哥。”
  王五正和人聊天,闻言顺手掏出鸡巴,然后抄起岳母张月妍的腿根将抬她到
身前。而张月妍也配合默契,早在王五掏裤裆时就已经将特制旗袍撩起,身在半
空反手向后勾住女婿的脖子,将肥美丰臀准确坐了过去……
  “噗——噗嗤!噗嗤!”
  王五一边肏张月妍的屁眼,一边将她朝前送去,把那分开的骚屄朝林霖,
一边笑道:“老弟你好,握个手吧。”
  林霖经过娃娃团补习也知道了“握手”的意思,赶紧上前一步将鸡巴顶进张
月妍的艳屄里,有些不习惯地抽插道:“王五哥……你好……”
  小美悠悠道:“你现在肏的是我妈……你俩也认识一下吧。”
  林霖动作一僵,捧张月妍的屁股讪讪道:“阿姨……你……好……”
  张月妍点头笑道:“小伙子不错,这鸡巴可硬的……别紧张,随意些。今
天多肏几个屄,玩得尽兴点啊!”
  随林霖和王五的“握手”,大厅里仿佛有个什么按钮被按下了一,众人
纷纷开始动作,男人们一边继续聊天一边掏出鸡巴,就近选个骚货便肏干起来。
  “这是我公公王佐林……然后你肏的是我婆婆王翠花……”
  “这位是铭铭,我们家最小的女儿……哎,和你握手的是她男朋友王明明…
…”
  “大女儿王爱,男朋友李昉……”
  “我公公的弟弟王佐洋,妻子徐颖,儿子王超,儿媳周淇淇。”
  “李正,李晓红,李佳,马蕊。”
  “老熊,金妮,小熊……”
  “老贺,小贺……”
  林霖跟在小美身后,肏一个又一个屄和屋里的男人们招呼“握手”,开始
还有些兴奋,后来干脆就变成木然的机械动作,忍不住问道:“我姐呢?”
  “急了?行吧,你也认识的差不多了,林冰一会就出来,咱找个地方坐会
看节目吧……”小美问道:“看上哪个小妞没?我你叫过来!”
  “嫂子你安排吧。”林霖坐到休息沙发上,问道:“还有啥节目?”
  小美招招手,只见一对已经脱光了衣服,奶子挺翘、屁股浑圆的靓丽母女花
迈两条大长腿婷婷走过来,姿色是不逊林冰。
  “我给你介绍——这位是阿绣姐姐,这位是林雨涵妹妹。”
  林霖愕然道:“姐妹?”
  “其实是母女啦!”阿绣笑眯眯地坐到林霖身侧,一边他脱掉裤子一边笑
道:“没事,等会你肏我的时候,我女儿会提醒你的……”
  “对对对,我就专门负责提醒你!”林雨涵已经跪在地上,把那翘臀摇得好
像风扇一,回头笑道:“所以你干进来的时候千万别忘了我妈就在旁边,正眼
看你拿大鸡巴肏她女儿的屄呢!”
  小美伸手林霖压低鸡巴对准林雨涵的骚屄,解释道:“咱家现在一个萝卜
一个坑,只有我是闲人还没法肏,所以就请绣阿姨娘俩招待你了……”
  林雨涵咯咯笑道:“招待啥,我姓林他也姓林,我俩五百年前是一家嘛!哎,
没准这辈子都可能是一家呢……是不是,妈?”
  阿绣也恍然娇笑道:“是呀,我就觉得这小哥眼熟,好像以前肏过妈——看
年龄又对不上,没准是他爸或者他爷爷肏过妈,然后就把妈肚子肏大、把你给肏
出来了……要不你们咋都姓林呢!”
  说话间场中男性们多数四散开来分布到大厅周围的各个沙发上,每人身边都
至少有两位骚货陪,其中一个负责挨肏,另一个负责伺候。
  巨大的激光电视亮起,播放王明明公司拍摄的音乐MV,内容是众多圈中骚
货摆各种姿势在劲爆的音乐节奏中被男人疯狂肏弄。又有四名身材极为火爆的
圈中骚货来到电视前,按照一的姿势各自劈腿抖臀,现场发起骚来。
  电视旁边还有王明明率领张鑫、苏勇涛等人熟练地开始了肏屄表演,四杆大
鸡巴夹起对母女花直接就是骚屄屁眼双插到底、前戏猛肏,不到三分钟就干得
娘俩哗哗喷尿,嗷嗷浪叫起来。
  林霖愕然看电视那边问道:“这就是你说的节目?”
  “节目还没开始呢!这只是个背景音乐。”此刻,小美已经去酒店房间里休
息养胎,剩下林雨涵刚和母亲互换位置坐到林霖身边讲解道:“王明明他们几个
负责表演肏和杀,给骚不可耐的女宾止止痒,其实就是让大家听个响……”
  林霖正看得津津有味,忽听身旁有人叫他。
  “林哥哥,你好,初次见面!”一个清秀小女生拉位文静少妇站在沙发前,
笑招呼道:“看你闲,就和我妈过来认识一下……请你玩玩我和我妈。”
  这套说词林霖已经听娃娃团成员说过多次,闻言答道:“来吧,你们俩谁先?”
  “林哥哥今天忙,就别分先后啦!”小女生让文静少妇先坐到沙发上高高抬
起双腿,自己则趴到妈妈身上,把母女俩的骚屄对压在一起,回头笑道:“我
和我妈这四个洞你就随便插吧,觉得哪个洞舒服就多插一会。”
  林霖站起身转头看去,只见两个骚屄一个粉嫩一个娇艳,两个屁眼一个洁白
一个瓷白,上下成一线微微开合呼唤他的鸡巴……性欲顿生,连忙俯身狠狠
顶了进去。
  阿绣来到林霖身后一边他推屁股,一边低声笑道:“有阿姨在,你今天
可以放心爽……如果感觉累了或者快射了就告诉我……阿姨可以用屄里的水你
把鸡巴泡得胀胀的,还可以你把快要射出来的精弄回去……”
  林霖苦笑道:“阿绣姐姐,这招我在娃娃团尝过。”
  “嗨,那小骚货就知道夹紧屄硬挤,水平不一!”阿绣笑道:“等会你
试试我俩伺候你,保证舒服……哎,节目开始了……”
****************************

  电视里的MV停下,只剩王明明等人的表演肏还在继续,但挨肏的骚货一律转
入“静默模式”咬牙闭嘴哼哼,纯粹作为酒会的场景布置存在。
  就连“背景”都是母女群P 了,林霖本以为这种酒会里的正式节目必然淫乱
到了极点,搞不好就有传说中那些“屄口开瓶盖、屁眼塞台球”之类的,没准还
有什么穿串乱奸……
  结果等舞台上的表演开始,林霖才发现竟然是才艺类的正规节目!
  唱歌。
  跳舞。
  魔术杂技……
  当然,上台的演员基本都是不穿衣服的,有几位歌手还在登台期间接受了观
众的现场求欢,一边交合一边完成了极为专业的表演。林霖虽然不太了解国内的
歌手水平,也能看出表演者的素质极高,起码也是参加地方春晚的角色。
  问题这可是淫乱酒会上的表演啊!
  瓶盖呢?台球呢?光腚唱会歌就完了?
  林霖一边看节目,一边肏那些排队想和自己“认识”下的骚货们,始终没
等到自己想要的内容,终于忍不住问起来。
  “那些大家早看腻了,偶小圈子里群交时候会有人演,这种场合没人看的。”
林雨涵听了林霖的疑问,摇头晒道:“我和我妈差不多都会,想看的话……等有
空我俩给你表演吧。”
  林霖震惊道:“你的意思是——这玩意你们人人都会?”
  林雨涵伸手在大厅里画个圈,笑道:“一半吧……很多你以为厉害的招式其
实没啥难的,普通女人练练也会,更何我们了。”
  又一个节目结束。
  小美重新出现,拿麦克风登上舞台,扫了眼众人,笑道:“我可真命苦!
看这么多根大鸡巴在眼前晃来晃去的,不能撅起腚来挨肏也就算了……还得代
表王家上来招呼客人,眼巴巴看你们噗哧噗哧的。”
  众人哄笑起来,顿时有人喊道:“小美,实在憋不住,就别干看啦,我的
鸡巴可以让你舔舔!”
  “哎!谁喊的?看不起我们极品骚货的口活儿是不是?有种上来——5 分钟
不射,我肚里这孩子就跟你姓!”小美一瞪眼,台下顿时鸦雀声,她只好翻个
白眼,自嘲道:“唉,孕妇没人权啊,现在想吃发精都这么难了……
  “说正事!今天这个酒会,一方面是大家很久没聚了,有不少骚货像我一
被人肏大了肚子找不到孩子的爸爸,所以把大家聚起来认认亲……哎,蒋芳,你
找到孩子他爹没有?”
  台下的另一位大肚子女生蒋芳笑眯眯举起手来指林霖叫道:“找到啦!可
找到啦!大家快看,就他——”
  众人齐齐朝林霖看来。
  林霖顿时就惊了。
  蒋芳这才慢吞吞继续道:“就他,不是!嘻嘻……刚才数一圈,除他之外在
场的所有男性都内射过我——所以,大家都是我孩子的爸爸。”
  小美晒道:“看你把人得……给大家正式介绍下,这位小帅哥是我家二儿
媳林冰的弟弟林霖,前几天刚从英国回来,经过我们王家娃娃团成员的紧急培训
后来到这里——请大家告诉我,他的目的是什么?”
  众人异口同声答道:“肏——林——冰!”
  “Bingo ,答对了——下面关灯,请灯光师、音响师准备,让我们欢迎——
林冰!”
*****************************

  大厅里的灯熄灭了,会场里一片漆黑。
  音乐响起,一辆餐车缓缓推进来,柔和的灯光追随餐车,聚焦出一具雪白
的肉体。林冰头戴轻纱,全身赤裸跪在一个超大的餐盘上,峰峦嶂、肌肤胜
雪,在灯光下仿佛和白色瓷盘融为了一体。
  灯光照在林冰的轻纱下折射,变幻各种色彩,仿佛给林冰的娇躯披上层薄雾,
使她看上去如同全世界最美味的一道佳肴。
  一位刚才唱过的圈中男歌手伴音乐开口唱到:“为你,我攒了半年的积
蓄,漂洋过海的来干你……”
  “为了这次肏你,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男歌手声音和李宗盛很像,厚重而温暖,只是魔改版的歌词让人有些出戏。
  林霖本来看姐姐美丽的子已经热泪盈眶,结果眼泪硬生生被这歌词噎
住,有些木然地被阿绣母女牵朝场地中央走去。
  林冰恰好抬头看过来,四目相对,两两语。
  场中皆静。
  林霖独自走上餐台站好位置,喊了声:“姐……”
  林冰点点头,轻轻耸了耸丰臀,道:“干吧。”
  林霖低头看姐姐那洁白如玉、圆润暇的屁股,忽然觉得鼻子发酸。于是
俯身一挺,大鸡巴开林冰的两片阴唇,狠狠掼入她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魔改版的《漂洋过海来干你》继续唱:
  “陌生的阴道啊,熟悉的角落里,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
面对什么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肏你的屄,我竟舒服得不能自已……
  “多盼能射进屄里,直到精液流尽,一生和你肏屄……”
***************************

  真舒服!
  一曲终了,一泄如注。
  林霖直到射出精液才惊觉自己竟然只肏了一首歌的时间,偏偏又射的极多极
爽,想收都收不住,顿时羞到满脸通红,按林冰的屁股蛋恨不得把头钻进去!
  林冰仔细收缩屄口,一遍又一遍夹紧阴道,直到林霖再也射不出一滴来才回
过头歉然道:“小霖,今天时间紧……你先歇歇吧……”
  “什么时间?姐你是故意的?”林霖愕然问了两句,心里突然明白过来,恍
然转头看去,就见小美正笑眯眯地站在一旁,身后竟然还跟推支架的摄像师、
摄影师、灯光师……
  小美道:“好啦,恭喜林小弟完成人生中的第一次乱伦!把邪恶的种子射进
了亲姐姐的屄里!下面请林小弟让开,给大家欣赏一下你的战果!”
  林霖抽出鸡巴退后两步,就见摄像师、摄影师、灯光师立刻涌上前来,把长
枪短炮怼到林冰屁股后面——激光电视上立刻出现了大大的阴部特写,林冰那刚
被肏过的美屄犹未闭合,两片阴唇翻开就像毫遮挡的城门,洞口处浊白翻涌,
股股精液好像随时都要淌出来、又似要一鼓作气流进深处去。
  一阵热烈的“啪啪”鼓掌声接连响起,但制造出声响的部位并非手掌,而
是骚货们的屄口和男人的大腿根。
  林霖茫然踱下餐车,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好像在做一。
  “咋了妹夫?射完立刻就成佛啦!”王尧与林霖擦肩而过,拍拍他的肩膀大
步登上餐车,把林冰拉起搂进怀里笑道:“老婆,恭喜你找回一位家人。”
  林冰将沾精液的纤长手指从胯下抽出,伸进嘴里尝了尝弟弟的味道,眨眨
眼,终于恍然,牵动嘴角道:“谢谢。”
  王尧朝四周拱拱手,大声道:“感谢诸位来参加酒会,王家为大家略备薄
酒素菜,不成敬意,骚货猛男,任君取用……”说轻轻拍了拍林冰的丰臀,后
者会意地重新跪倒在餐车上高高撅起丰臀。
  王尧一手按娇妻的雪白屁股,另一只收接过小美递来的酒杯高高举起,笑
道:“我先干干为敬,请大家吃好喝完玩好啊!”
  “干干!”
  众人应邀举起酒杯,抬手挺腰,上面嘴巴干杯、下面鸡巴干炮,完成了圈子
里的“干干倡议”。
  劲爆的音乐重新响起,伴随叫喊声、娇吟声、喘息声、肉体撞击声,男女
宾客们纷纷起身走动起来,有找人聊天的、有喊人拼酒的、有登台表演的,当然
更多还是聚起来肏屄的……酒会进入高潮。
  餐车已经被推走,但王尧和林冰始终留在会场中央没动,夫妻俩直接搭上炮
台,开始迎接一波又一波的男性宾客。还有王明明和李昉也来到二人旁边,负责
接待上前祝贺的女宾。
  林霖坐在远处让阿绣母女含鸡巴恢复精力,眼睛始终看林冰那边,见
状不由皱眉道:“他们是打算每人都上去肏我姐几下吗?”
  林雨涵笑道:“对啊,你参加酒会难道不和主人家打个招呼,说几句话吗!
怎么,这就开始心疼你姐啦?”
  林霖讪讪道:“我心疼什么……还不都是我姐自己乐意的。”
  “也对,你要现在就心疼了,那等会还咋上场……”
  “等会什么?我还得上场?”
  “咦,你不知道吗?今天想射精的男人都得射进林冰屄里……等会你休息好
了,就该你上台给你姐搭架子,负责顶住她的屁眼啊!”
  林霖猛然瞪大眼睛,胯下那半死不活的鸡巴“腾”地竖立起来!
  正给他含鸡巴的阿绣见状一愣,抬起头来吃吃笑道:“别这么激动……你
姐的屁眼可比阴道还厉害,当心又被她夹到早泄了呢。”
  林霖顿时苦了脸。
  “逗你啦——你姐止精的功夫绝对一流,比我厉害多了,包你精到龟头都射
不出来……”阿绣妩媚地眨眨眼,安慰道:“等会你只管使劲干,想怎么肏就怎
么肏,绝对爽到飞起!”
  林霖默然语。
  场中气氛越来越high,又过一会,王尧果然唤林霖过去补位。
  林霖躺在下面顶林冰的屁眼,双手托她的丰臀,看一个又一个男人趴
到姐姐身上疯狂肏弄,隔一层肉膜感受林冰被人摩擦锋,一次又一次将浓
浊的精液灌进她体内……
  林冰沉默,有娇喘,有呻吟,有诱人的哼哼声,始终没有说出片言只语。
  不知过了多久,林霖忽然感觉到包裹自己鸡巴的肉壁剧烈活动起来,姐姐
的直肠里就像跑进一群凶猛的“微缩士兵”正团团围自己的鸡巴进行群殴,那
些肠道里的褶皱、肉芽就如数小拳头一狠狠摩擦、锤击自己的肉棒!
  林霖爽得闷哼一声,忍不住抬高林冰的屁股,下意识就开始红眼睛狠狠朝
上顶起来。
  迷迷糊糊地奋力抽插中,只听林冰仿佛叹了一声,又似乎是笑了一声,轻轻
柔柔地说道:“弟弟,你……也辛苦了,射吧!”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