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Huiasd(恢恢)
  首发:Huiasd(恢恢)书友圈huiasd.com
********************************

  第二章一刻不得闲
  开门,回家。
  客厅里的场景把林冰了一跳。
  此时已经傍晚,房间里没开灯,乌漆嘛黑的。两个男人正坐在客厅沙发上
面对电视挥舞手柄对,看轮廓依稀是铭铭的男朋友王明明和王爱的男朋友李
昉……两人胯下各自露出半截圆滚滚的白屁股,正套住他们的鸡巴轻轻耸动。
  在客厅里边打游戏边肏屄,这事在王家自然毫不稀奇——基本上只要王家男
人不反对,几乎全天24小时里做任何事都可以肏屄做,就算王家女人们不惯
他们,后面也有王家娃娃团的骚货们排队呢。
  让林冰一跳的是地上撅的两女屁眼里都插根荧光棒,长长一大截露在
外面,在黑暗的房间里荧荧生光,而且随屁股晃动上下摇曳,像鞭子又像尾巴
——问题是谁家尾巴五颜六色还会发光的?所以这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你们这是玩什么呢?为什么不开灯!”
  “哎,嫂子回来啦!”李昉手上按键不停,回头招呼一声,这才笑解释道
:“王爱今天非得领家法,结果屁眼被玩坏了……听说夹筷子能恢复快点,铭铭
觉得好玩,就也跟夹了一根。”
  林冰啼笑皆非道:“粗细虽然差不多,可荧光棒是有毒的!还不赶紧拔出来!”
  “没事,我们试过拿手都掰不开,更别说用屁眼夹断了……”铭铭所谓地
使劲甩屁股用荧光棒画出五颜六色的圈,一边回头晒道:“林冰,不信你试试!”
  林冰板脸道:“那你们玩吧,我上楼看孩子了……”
*********************************

  林冰来到楼上,看见张月妍和小美正在做晚饭。
  小美这段时间怀孕了,刚开始显怀,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
  儿子王芮峰下午玩累了,正躺在王翠花怀里酣睡。
  王佐林、王五、王尧这爷仨和楼下邻居老贺四人了一桌在打麻将,每人身
边都有一个王家娃娃团的骚货伺候,端茶倒水喂食送奶,每隔一段时间还得钻
到桌子底下替换脚麻了的同伴。
  这麻将桌是定制的,除了能自动洗牌外,关键要比普通麻将桌大上一圈,
不然桌子底下可钻不进去四个娃娃团骚货……
  林冰定睛一看,又发现蹊跷。正常圈里人有屄不肏嘴,就算聊解闷也大多
是将鸡巴插在骚货们的屄里,可现在桌子下面四个骚货一律跪趴在男人胯间,
改成了口舌侍奉。
  王尧看见林冰好奇的目光,讪讪笑解释道:“老婆你来的正好。我和咱爸
下午玩王爱都伤了,不敢让她们用屄套,怕没轻重……你赶紧我们看看。”
  林冰顿时恍然,忍不住抿嘴一笑,俯身钻进桌子底下公公、大伯哥和老公
检查起来。
**************************

  其实要说王家王翠花、林冰、小美三女都是不相伯仲的极品女性——我们这
里说的“极品”自然有严格定,例如像王家王佐林的女儿王爱虽然被王家父
子从小肏到大,也是性技高超、身材相貌上佳,甚至是众女里唯一禁得住王家父
子三人轮奸到射精过程的女性,但还是不算极品。
  因为王爱虽然骁勇善战、耐力非凡,那阴道和直肠对普通人而言算是足精
彩,可惜在王家人胯下终究只是凡器,能用能肏当然也能射,就是肏起来达不到
始终如一的舒服,没能锤炼出一代名器来……毕竟王爱年轻时候不懂得保养,那
时王佐林也不知道应该对女性进行有系统的调教,结果父子三人日轮夜轮,错
过了最佳调教的时间段。
  而王翠花、林冰、小美则不同,都是天赋异,不但自身的本钱不错而且从
破身开始就或主动或被动地系统锻炼性技巧,比较起来尤其林冰论身材相貌还
有性技还要高过众女一筹,唯独性格太冷算个缺陷。
  小美随年纪日长,已经直追林冰,是王家聚会里当之愧的主力。
  王翠花虽然稍逊小美,但也是能承受住两名王家男性尽情肏到射精,并且全
程都可以坚持配合、保持好阴道、直肠里的干湿松紧度。
  至于王翠花的女儿铭铭和小美的母亲张月妍,虽然也都是难得一见的上佳尤
物,但是在王家也就和王爱持平,属于最多在一对一的情下能经受住王家男性
的蹂躏,应付两个就呛……
  当然时代不同了,王家的环境今非昔比,王爱作为爸爸和兄弟的精液马桶,
当年最怕的就是爷仨齐上,最喜欢的就是单对单的情下自己施展性技把爷仨的
精液挤出来。
  而现今情正好相反,每次回娘家都要让父亲和兄弟俩将三根大鸡巴同时插
进来肏一会享受下家庭温暖与激情……当年那般父子三人共用一个女人的情景算
是应急,现在早已经变成习惯使然或者兴之所至。
  问题就在“三鸟入一穴”或“三鸟二穴机关枪连射”这些玩法需要极高熟练
度与临场配合的,稍不小心就是个阴茎挫伤、肛门撕裂……起码从王家三男的状
态看,王爱那边居然还能夹得住荧光棒,反而算是轻的了。
  林冰钻到麻将桌下,让骚货们把含住的鸡巴依次吐出来仔细查看,良久才起
身淡淡道:“不严重……你们去取些冰块来,含在嘴里在继续口交。爸,你们今
天晚上就别肏了,养一养,明天差不多能好。”
  冰火都是常规玩法,闻言立刻就有伺候局的骚货去房找冰块。
  “三饼!”老贺打了张牌,啧啧道:“老王你看看,多好的儿媳妇……为什
么我家那个就是不开窍呢!”
  王佐林摇头晒道:“你家钟芳不也挺好嘛,除了裤裆紧点,还真挑不出别
的毛病……再说这事哪有求的!”
  原来老贺离异后与儿子小贺同住,父子俩也都是圈里人,但小贺的媳妇钟芳
在性爱方面是个严肃古板的女人,属于做爱都不肯开灯那种!不过钟芳待
人接物、相夫教子、居家生活都是一把能手,让人说不出二话来……贺家父子也
只能接受,每天回家当圣人,出门玩圈子。
*************************************

  麻将桌上又过一圈,张月妍喊饭好了。
  “不打了,正好回本。”老贺站起身,直接抱起身旁的娃娃团骚货少妇放在
沙发上,俯身挺起鸡巴插进她的骚屄里狠狠肏弄起来,笑道:“回家又得憋,
还是在你们家射一发再走吧。”
  王佐林奈道:“这你急什么,一起吃口饭,然后接玩……等会打完麻将
让翠花或者林冰你射出来,还能舒服点。”
  “不用!你们都要养,我自己这边忙乎多没意思啊!”老贺耸腰杆噗哧
噗哧狠顶,哈哈笑道:“随便射一发就行,人家这位大妹子也在旁边伺候我半
天了,还不得感谢感谢她?”
  从桌下钻出的娃娃团骚货赶紧上前,委屈道:“贺爷爷,您光看见我妈忙
半天,怎么不说我在下面也伺候您半天呢……我这小嘴都裹麻了。”
  “哎呦,看把这小闺女委屈的……来来来,先陪爷爷一起肏你妈,等会爷爷
要射的时候就射进你屄里……”老贺说朝众人挥挥手,笑道:“你们赶紧吃饭
去,我射出来就回家。”
  王佐林所谓地转身就走,几个王家娃娃团骚货们习以为常地看了老贺那边
几眼,赶紧跟去王家餐厅,等会需要继续钻桌子为王家爷仨舔鸡巴。
********************************

  经过多年发展,王家娃娃团对自身的定位和定也发生了变化。
  很多娃娃团成员都是从初中就开始跟王家人混,一路从初中到高中到大
学再到步入社会,其中有几个骚货始终没离开过王家的圈子,在一起玩了超过十
年,算是名副其实被“从小肏到大”……这些骚货们与王家人也早就超过了普通
朋友,甚至比家人还要亲密。
  但感情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就像王佐林和王翠花、王尧和林冰其实都属于
闪婚,谁也没选那些一起肏过数次的骚货,可见男男女女每天在一起生活肏屄
可以增进感情,产生亲情,不一定碰撞出爱情……
  所以王家娃娃团对自身的定位也从“喜欢王家大鸡巴,愿意排队供王家人肏
屄泄欲”,变成了更纯粹的“喜欢王家人,愿意像工具一在王家生活”。
  是“生活”而不再是“使用”!
  对王家人来说,王家娃娃团这些骚货成员们也的确成为了日常生活中习以为
常的一部分,大抵上介乎于桌上摆的飞机杯、身边行走的肉玩具和随叫随到的
好朋友,这三者之间。
  例如吃饭的时候如果想要好朋友陪一起吃,娃娃团骚货们之中的几个就会
若其事地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好像刚进门一坐到餐桌上,陪众人吃饭、喝
酒、打闹、聊天……否则她们就安安静静地各司其职,该钻桌子的钻桌子,该伺
候局的伺候局,随时融入王家的生活。
  林冰静静吃饭,看到桌下,有些走神——在不久之前,甚至在昨天,她都
没觉得这场景有什么异常。
  骚货不都是这么!
  每次在外面就餐,只要是在圈里人开的饭店里,那桌子底下必然都是一塌糊
涂,下面骚货们“吃”的比上面还要热闹……
  今天,李正说——王家和王家娃娃团,都不算圈子!
  可都是吃饭肏屄,能有什么不一?
  仔细比较起来似乎娃娃团骚货们在桌下动静要小很多……虽然今天是用嘴舔
的,不过平时用屄套的时候也比外面骚货轻柔,这是因为平均水平更高吗?
***********************************

  吃完饭。
  因为王佐林、王五、王尧爷仨都得继续“冰镇”修养,只剩王明明和李昉需
要“活动活动”——这“招待女婿”的活儿就落在岳母王翠花身上。
  “开肏啦,准备开肏啦!哎,老王,你们爷仨就在客厅呆吧……”王翠花
喜滋滋地开始指挥起来,叫道:“难得两个女婿一起上门,你们三个老爷们不陪
一起玩就算了,起码也得在旁边看看啊!”
  “不就是傻女婿肏丈母娘嘛,有啥好看的?”王尧嘴里嘟囔,脚下老老
实实朝客厅沙发走去,一边不忘朝林冰嘱咐道:“老婆,你也去陪陪妹夫,小
美怀孕,王爱今天又伤了,光剩王姨和铭铭可呛……”
  林冰轻轻皱眉道:“那王芮峰谁看?”
  “我和小美去带芮峰吧……”张月妍闻言笑道:“一会你们要玩起兴了,需
要肏我的话,我再过来。”
  李昉赶紧叫道:“张姨,这没有你,我们哪儿能起兴哇!”
  “妈,你不用看芮峰,就让他在客厅里玩呗!”王五所谓地道:“反正
咱们老王家的孩子迟早也得接触这些……这么多人看,出不了事。”
  张月妍耸耸肩,道:“这事你得问林冰,她要同意,我也没意见。”
  时光荏苒,此时王芮峰已经三岁半,发育的高高瘦瘦、白白净净,是像足
了林冰,笑起来两颗酒窝、人见人爱。每天甩小胳膊在王家跑来跑去,是没
少撞破王家人的性事。
  王家门风也不避讳这些,只不过孩子年幼,偶撞见了好奇的话看看可以、
摸摸也行,最多吃咂咂(奶),想再进一步就要罚弹小鸡鸡了……像今天这相
对大型的群交场面,是还没被王芮峰瞧见过。
  而王五所谓的“玩”当然也不是一般玩,既然是这种场面,少不得在摸摸看
看之余再舔舔尝尝、比划比划,算是让王芮峰再进一步。
  林冰想了想也觉得所谓,有些早晚都会发生的事情,没必要自欺欺人,便
嘱咐道:“行是行……但你们爷仨可注意点……芮峰那小手现在更没轻重!”
  “我操!把这事忘了,改天,改天……妈,你还是看孩子去吧!”王五顿时
脸一白,下意识就捂裤裆道:“这小子下手可比你们哪个骚货都狠……上次被
他抓一把,老子足足疼了三天!”
  众女齐笑,张月妍也吃吃笑摇头离开客厅,去哄王芮峰了。
  娃娃团里一对姐妹花笑道:“一会还有人来,那我俩也去陪陪芮峰吧,他要
愿意跟我俩玩的话,就把张阿姨换回来……”
  林冰连忙又嘱咐道:“陪他玩行,千万别惯他揪奶子打秋千!”
  二女边跑边咯咯笑道:“没事……不少姐妹都被揪了,正好我俩还没被芮峰
抓过呢!这事必须体验体验,等他长大了好找他赔哈……”
*****************************

  有几个娃娃团骚货悄声息离开,又有新的骚货补充进来。
  娃娃团骚货在王家大多来去自如,出门进门就像离家回家一,没有人会留
恋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淫戏……天天都淫,太多了,等不过来。除非正在被压在身
下暴肏,否则都是该走就走。
  白花花的肉体充斥起王家客厅,华灯初上,淫戏开场。
  “来,来,来,今天的主题是猛女婿狂肏丈母娘哈!”王翠花大声指挥道:
“我这有老丈人旁观的丈母娘肯定是压轴戏啦,下面请有资格收女婿的其他丈母
娘们先上场,我的两位女婿热热身……”
  两对娃娃团的母女花立刻笑嘻嘻地来到客厅中间,剩下不是母女关系的骚货
也不恼,径自含冰块去口舌伺候王佐林父子。
  “现在,有请我们老王家的两位女婿……哎,你俩咋就先肏上啦!”
  只见李昉和王明明一前一后,两人四只手托林冰的丰臀,就这站将两
根大鸡巴分别插进她的美屄和屁眼里肏弄起来。
  王明明耸腰杆笑道:“不是要热身嘛?我俩就先用林冰姐热热身。”
  李昉也点头道:“对对对,就算临时丈母娘,那也是丈母娘!可得拿出最佳
状态来,怎么能直接就上呢……先在林冰姐身上准备准备,等会肏起丈母娘来更
有力气呀!”
  “我呸!你俩就是馋林冰!”铭铭在旁嘟嘴,好像怨妇一求助道:“王
爱姐,你也不管管……”
  王爱笑眯眯道:“哎呀,这事管不了。我要有鸡巴,我也馋林冰……人美屄
靓话还少,李昉每回先肏过林冰一会再肏我都比原来有劲儿呢,就像吃了春药似
的——谁用谁知道!”
  铭铭一想,展颜笑道:“也对,那就让他们吃完春药再干……反正最后得便
宜的还是咱们!”
  另一边的娃娃团小骚货已经各自劈开大腿仰躺在贵妃椅上,把那粉嫩嫩的小
骚屄朝天张开,扯开嗓子高声叫道:“招老公!招老公啦……丈母娘现场指导,
亲‘屄’认证,包肏爽!不爽可以找丈母娘算账啊!”
  “骚货女儿找老公忙肏骚妈!母女互助,为你带来一根鸡巴,两种享受…
…不满意直接肏死不用赔命啊……”
  王翠花闻言笑骂道:“哎,今天的主题是丈母娘嘛?你们这俩小丫头片子浪
什么!换人换人……丈母娘说几句!”
  说话间李昉和王明明两根鸡巴已经在林冰体内摩擦的狰狞怒立,感觉差不多
了,于是各自选个小骚货便俯身毫不迟疑地顶进去肏弄起来。
  “哎呦……乖女婿!你可算来啦……”
  两位“临时丈母娘”瞬间进入状态,双双跪倒在贵妃椅旁忙乎起来。
  先女儿揉搓几下奶子和阴蒂缓解刚被插入的不适并增加挨肏时候的快感,
等李昉和王明明噗哧噗哧地进入节奏后就给女儿劈腿、压胯、调整姿势,方便二
人插得更深、肏的更猛。
  与此同时,两位丈母娘的嘴上也没闲,各种应景的骚嗑段子连串叫喊出来。
  “李昉啊,你看妈给你生的这女儿能让你满意不?要是不满意,你可别忍,
抽出鸡巴来怼进妈身上随便撒气……这女儿就不能惯!你得让她亲眼看你拿
大鸡巴肏的妈嗷嗷叫唤,肏到妈嘴里吐沫、眼球翻白……以后她就老实了……”
  “明明呀,女儿经验少,你可别介意……留点力气跟妈说!你乐意怎么肏屄
都告诉妈,等我学会了再教给她……要不你现在就骑到是身上来给她演示演示吧,
不然我怕教不会呀……”
  王家几乎每晚都有群交,娃娃团成员大多被作为前戏、餐前甜点和助兴工具
使用,正常每人一两次高潮是跑不了,再多就要看当天的场景了——王家男人天
赋异,肏屄时候干得女人欲仙欲死、屁滚尿流属于常态;骚货们也乐意被轮到
歇斯底里、各种失禁下不去床。
  所以赶上男人们比较想泄欲,或者玩起“肏死/ 肏爆/ 肏翻/ 杀”等保留
节目,那就成了娃娃团骚货们的狂欢日,凡是闻讯后没啥事的基本都会赶过来,
排长队供王家男人轮奸。
  这玩法,其实算是骚货们的娱乐游戏,而王家男人成了工具。有王翠花、小
美、林冰三女助攻,男人们泄欲兼锻炼身体,骚货们主动配合选用让自己最爽同
时最不耐肏、最耗体力的姿势,经常会肏的王家“尸横遍野”……
  比起这场面,李昉和王明明“俩女婿肏丈母娘”其实只能算是日常操作,
王翠花招待起来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家常便饭”。
  甚至王翠花自己都没怎么发骚,就是让娃娃团骚货们一路助攻,把两位
女婿的兴致带动起来,肏翻母女花后再把其他娃娃团骚货轮上一圈。她和林冰两
女轻松控场,偶忙养养鸡巴止止精,最后亲自下场撅起腚来甩丰臀一顿乱
喊,给俩女婿夹出精来完事……
*****************************

  夜幕深沉。
  林冰躺在床上想王家和圈子的问题,辗转难眠。
  王家换大房子后睡觉改为分房制,因为王家男人睡觉不老实,同床时候搂搂
抱抱也就算了,半夜里鸡巴硬起来翻身就开肏也是常态,肏几下舒服了就插在里
面继续呼呼大睡……这些习惯在王家也只有王翠花和小美能忍,张月妍和王爱如
果被肏了睡前炮的话会选择将就一宿,而林冰和铭铭就干脆自己单睡。
  后来发现很多娃娃团骚货对这事甘之如饴,别说被大鸡巴插屄睡了,晚上
起夜都不用男人下地……于是王翠花众女索性也就分房单独睡了。
  迷迷糊糊间听到外面有动静,林冰下床开门一看,果然是儿子王芮峰——小
家伙最近刚刚开始自己睡,还不习惯,经常可怜巴巴地半夜偷偷爬上来。
  林冰好不容易将王芮峰重新哄睡,正要回房,见王翠花走出房间。
  王翠花看见她顿时喜道:“林冰,你也没睡呢!正好陪我下楼一趟。”
  林冰问道:“怎么了?”
  “楼下小贺……憋的受不了啦,非得求我下去陪他砸一炮。”王翠花苦脸
奈道:“邻里邻居的,都是一路人……我要不去,明天老贺又该跟老王念叨咱
家不意思了。”
  林冰奇道:“就这……还用咱俩?”
  王翠花解释道:“人到底呗。咱俩一起,一个挨肏一个助兴,不也能让
小贺射的舒坦点嘛……你要不想去就算了。”
  林冰耸耸肩道:“那走吧,反正也就两分钟的事。”
  “可别!你这是人呢还是得罪人呐?”王翠花拉林冰一边出门,一边低
声笑道:“小贺那鸡巴是差点,但咱也不是去享受的……好歹一次榨干,别让他
剩,也省得他明天磨叽!”
  二女来到小区圈里人集资购买的专用炮房门口,就见小贺已经等在那里。
  王翠花一边开门一边调笑道:“小贺啊,真有你的……大半夜不睡觉,背
老婆跑出来偷偷肏女邻居啊!快跟我说说,编的什么借口?”
  “嘿嘿!我瘾犯了,下楼买盒,顺便抽一根……”小贺从口袋里掏出盒
,抽出一根点上,笑道:“正好还能用味盖盖王婶的骚味。”
  “呦,嫌婶骚?那你别肏啊!”王翠花嘴上骂,进门立刻将睡袍里的大
白屁股高高撅了起来,摇晃骚屄叫道:“小贺你赶紧的!一根的功夫干啥
……亏我还把林冰也拽来了,早知就这么一会,我都不该搭理你!”
  小贺褪下裤子挺起鸡巴肏进王翠花的骚屄里开始耸动腰杆,一边笑道:“哎,
谁说就一根呀……超市关门,我走远点不行吗!嘶……王婶你这夹得紧啊!
今晚我王叔没喂饱你吗?”
  王翠花耸屁股回过头眉开眼笑道:“你都能抽根呢,就不让王婶吃顿宵
夜啦……你快点的!人家林冰还等呢!”
  小贺眨眨眼道:“哎呀,我有王婶就了!林冰要想要,等下回再说吧……”
  “这可不行!我们家林冰大半夜的奔你来了,你敢不干?”王翠花直起腰来
示意林冰过来补位,随即冷哼道:“再说了,你这鸡巴是落在婶子屄里,眼睛可
一直瞄林冰呢——可别以为婶子没看见!”
  林冰所谓地弯下腰,也把睡袍掀起来,亮出美屄。
  “哎呀,婶子英明!”小贺竖起拇指赞了一句,胯下鸡巴立刻顶进林冰的艳
屄里狠狠肏弄起来。
  林冰想起王翠花的嘱咐,很自然地晃动丰臀,调整到一个不松不紧,让小贺
感觉最为舒适的程度,同时心里想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圈里骚货听说半夜有人约炮,肯定兴地就去了,就算不去,也非
是嫌弃场面不“热烈”。但王翠花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让老贺抱怨王家!
  也许这就是,王家人和圈里人的区别?
  林冰一边走神,一边下意识的提臀收屄,轻轻松松便让小贺射了个通透。
  收拾停当,起身回家,继续思考。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