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Huiasd
日期:2020/6/20
首发:Huiasd(恢恢)书友圈huiasd.com
字数:7059
*********************************************
  Ps:淫纪元是在2010年创作的,时光荏苒,至今已经十年。
  2020年,新冠爆发,全球危机。
  Huiasd在写淫纪元的时候绝对没想过,有生之年真的可以看到一场席卷全人
类的病毒出现——多希望新冠病毒就是小说里的和谐病毒哈!
  宅的这段时间认真思考了续写淫纪元的可能性,并且试码了几章,会陆
续贴出来给喜欢huiasd的狼友们。
  需要声明的是,这篇故事的初始设定实在太大了,已经完成的前十章连世界
观都没写完,至于全文想要写得精彩起码上百万字。对还要养家糊口的huiasd来
说,完成概率极低。后面的章节里,我会尽量缩H 段落,争取把淫纪元的完整
设定和剧情部分写出来,给狼友们个交代。
  十年时间,作者的思路、笔力不可能没有变化,我个人很难判断这种变化对
读者而言是好是坏……请大家见仁见智,随喜阅读。
  至少十年间岁月风流,淫生依旧,纪元重。
  我还在,你们呢?
  
  十一章
  话音未落,只见那妇人娇躯一颤,整个身体用肩膀和脚跟支撑拱成了桥形,
把古易高高顶起。承受了古易精液的子宫剧烈震颤起来,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怪
异神色瞪古易。
  “这是……有人发到了性异能?”古易微微皱眉,随即恍然抬起头朝四周扫
视一眼,发现周围的光线似乎有些扭曲,不禁露出古怪的神情在心中自语道:
“是屏遮禁语?还是幻境?这影响范围也太悍了点!”一边心中暗想,一边
低下头认真看妇人。
  只见妇人咬牙,黯然道:“我叫安吉拉……就算你有奴名额也没用,因
为我已经生过孩子了……除非……”
  “除非什么?”
  安吉拉有些失神,似乎没察觉到古易的认真表情,此刻两人交媾完毕,但身
体还紧密结合在一起,保持面对面姿势。她沉默了片刻,直到感觉古易的鸡巴
在自己体内重新硬起来,这才淡淡道:“除非我和女儿自愿放弃人权,不给你当
奴……而是作为你使用的工具,才可能离开这里。这的权利你也有吗?”
  不知何时,安吉拉的状态已经恢复了。
  古易微微皱眉,道:“生过孩子居然还被关在监狱里,不但有性异能,而且
还知道工具的权限问题……你究竟犯了什么罪?”
  安吉拉娇躯一震,骇然道:“你知道工具人的事情!你是顶级世家的子弟,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看来咱俩都有不少秘密啊!”古易一边再次扫视四周,一边下意识
地沉吟道:“唔……工具吗?这么激进的玩法,我还真没试过呢……”
  安吉拉沉默了片刻,缓缓抱住古易,让他将头枕在自己肩上,就好像抱住孩
子的母亲一,平静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从明天开始试试……只要能
离开,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

  淫纪元中“奴”这个早已退出时代舞台的词汇重新复活成为社会一属,但
同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事还是得从和谐病毒导致的生育困难说起:在淫纪元初
期,世界人口降低到2000万,濒临灭绝。
  被和谐病毒感染的人类女性好像同时自带了避孕光环一,导致新生儿比率
逐年下降。
  人类政府开始不遗余力地提高人口数量,甚至用了禁忌科学的克隆人技术,
但最后还是惨遭失败——克隆人种对和谐病毒的抵抗力几乎为零,夭折几率超过
了99.99%,平均每一千万胚胎中只有两个能活到成熟期。
  而人工授精技术也同受挫,科学家绝望地发现在和谐病毒影响下,精子和
卵子一旦脱离女性子宫进入外界环境,根本就不会产生互相结合……
  它们在试管中泾渭分明,精子们像躲避洪水猛兽一躲避卵子,完全就像两
种不同族群的生物。唯有在女性子宫内部,在某种法查明的未知条件下,精子
们才会向卵子发起自杀式锋!然而……面对已经产生变异的女性卵子,这种
锋几乎毫意。
  很多研究过女性卵子的科学家最后绝望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人类完了”,
他们说:“这就差距就如同蚂蚁要让大象怀孕一,从遗传层面说,男性精液的
进化层级比起女性卵子起码差了千万年,一名成年男性射出一次的量连女性卵子
外壳上的毛都咬不掉!而这根本不是数量的问题,是层次问题!以女性子宫的容
积,就算里面灌满了精液都不足以破卵子外壁。就算那些小家伙能在体外
锋,起码也要一顿精液去围攻一颗卵子才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人类完了!”
*******************************

  也许是铭刻在人类基因中的本能。
  也许冥冥中自有奇迹。
  也许因为和谐病毒本身就法用科学解释。
  总之虽然已经被科学否,但人类种族还是在艰难延续,而且被感染者生
出来的孩子和哺乳期女性都会有一段免疫期,新生儿的数量虽然少,从未中断。
  那段时期,人类政府为提高人口数量而颁布了“同性恋和子宫外射精属于违
法”的条款,后来在人权组织的围攻下不得不取消了对同性恋的限制,但政府还
是制要求淫民“注重结果,节约精子!让每一滴精液都产生应有的作用!”也
就是说不论性爱过程中进行了口交、肛交还是乳交,最后要射就一定得射进女性
的阴道里去,尽一切可能提高女性受孕机会。
  这条法令直到淫纪元22年才被正式取消,因为科学家发现就算射进子宫里,
新人类的精子与卵子依旧各自为政,唯有多名不同男性的精液混合在一起,并且
组成某种奇妙的组合后,它们才会对卵子发起进攻,就好像行军打仗一——某
些男性的精液是侦察兵、某些男性的精液是狙击手、某些男性的精液是步兵、炮
兵、空军、海军……而且它们的角色军衔还会不停变化。
  而这种组成的方式至今仍旧没有被破译出来,科学家取让女性怀孕的男性精
液重新进行注入的顺序、数量、搅拌度等各种排列组合,最终奈宣布精子和
卵子在新人类体内能否结合完全属于天意。有时候可能只需要两三位男性的精液
混在一起就会向卵子发动锋,有时经历几位甚至几十位也不会产生这种变化。
  科学家还公布了一条更加黑暗的消息,那就是按照概率统计的话,直系血亲
之间的受孕率要远远高于血缘关系者,而受孕率最高的秘诀就是淫乱和刺激!
  是的,淫乱和刺激!
  人越多越好,度越大越好——根据政府统计,性交过程中被肏到住了院的
女性怀孕概率可以提高到1%,而如果是群交的话则高达3-5%!
  当年伴随这一项统计出台的政策分别是:
  1 、鼓励直系血亲之间性交,凡性交导致怀孕生子的,由政府加倍给予奖励。
  2 、鼓励人民多参与群交,由政府建立各种用于群交的公共设施、场所,举
办各种群交活动。
  3 、同时鼓励激烈性交,因性交而产生的医疗事故一律由政府买单。
  4 、4P(含四人)以下性交,导致性交致死者,需承法律责任。
  5 、重奴制度。凡年满16周岁,未生育的女性及没有让女性怀孕记录的
男性,可以在自愿或法律容许之情下成为他人的性奴或国民公用性奴;凡
年满40周岁,未生育的女性及没有让女性怀孕记录的男性,必须成为他人的性奴
或国民公用奴。奴在性交过程中的生命及人身安全由主人负责,国家不进
行干预。
  这五条法令一出举世哗然,被称之为“淫五条”。
  毕竟乱伦和群交还好说,但“肏死人不偿命”和“性奴”两条实在有违常
理,但随时间的流逝,“淫五条”逐渐成为了新人类生活的的一部分,并逐步
得到了补充的完善。
  毕竟“延续生命”是所有生物铭刻在基因中的使命,当某些事情牵扯到生命
延续的时候,不管多么荒谬都会渐渐变成日常,现在的人们甚至对淫五条中的内
容执行更加苛刻——例如4P致死条款早就已经默认变成了6P. “连五个男(女)
人就受不了,这种人活真没意思……”
  而性奴也成为生活中的常识,“都38岁了还没有后代?赶紧去国民奴营
里呆吧,你对社会也就能做出这点贡了……”
  事实上随时代发展,成为奴甚至是很多人寐以求的目标。因为人口问
题,淫纪元取消了死刑。同因为人口问题,复用了奴制。但随社会发展—
—“贬为奴”对很多人来说已经不再是种威慑、处罚手段!
  毕竟政府的初策是将奴定为制提高生育概率的措施,身为奴者需
考虑其他,只要服从主人的指示不断做爱就行了……这对淫纪元初期的人类来说
或者算是刑罚,但是对现在的新人类而言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在淫纪元中性交早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里不可或缺的部分,而成为性奴后
虽然失去了性交过程中的主动权利,法选择性交对象和方式,但核心作用毕竟
还是性交。而政府所谓的不保护奴安全,也仅限在性交环境(具体解释就是奴
必须承受高度、高密度的性爱惩罚,假设普通人每天进行十次性交,他们就
需要三五十次甚至更多,因性爱过激导致死亡是不受保护的。除非主人真的有本
事把这个奴活活肏死,否则以其他方式杀死奴的话还是违法的。)——对很
多性瘾患者来说,这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理想生活。
  而至于可以拥有奴的资格,也被政府进行了细化——个人拥有奴的奴
主,其已经为社会创造的子女必须在十人以上,也就是生过十个孩子的女性或者
让十位女性怀孕的男性;而家族、集团想要招收奴,则必须为社会创造出百位
数的人口,并且保持家族/ 集团总人数20% 的年递增趋势,假设有个五口之家想
收个奴的话,他们就必须提供出家族人员已经生育/ 使女人受孕超过100 次的
记录,并保证每年至少再生一个(而且这一个必须外放,还不能纳入家族人口)。
  所以一般的家族或者集团,大多维持在20-100人的规模,把一些核心人员和
生育概率高的成员留下,其他人就只能流放进社会,不敢轻易扩张,否则人数一
旦多了,根本就法完成总人数20% 的年递增任务。
  以古易的年龄,很难成为十个孩子的父亲,这种几率太低了……所以当他说
出自己可以拥有奴的时候,就意味他的背后有一个家族或者集团!
  而且还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个奴名额的大家族或者大集团。
  伴随奴制的普及和大众认可,很多社会结构都随之变化。
  监狱之外多出个叫做“奴营”的机构,类似旧时代的“劳教所”。所有
生育记录的罪犯一律处以相应期限奴的刑罚,刑满后解除奴身份。而已经有
生育记录的轻度罪犯,则可以自选是进入监狱,还是进入奴营。
  还有些特殊情下的犯人会被直接判入监狱,例如暴力倾向或者对社会危害
极大的罪犯。而这种罪犯唯一走出监狱的办法,就是被人收为性奴后脱离政府管
辖,才能重见天日。
  而安吉拉既然已经生育过,就显然属于“对社会危害极大的罪犯”,所以才
会被关在监狱而不是奴营。同时因为她有生育记录,所以不符合成为奴的条
件——必须作为放弃人权的人形工具才有能离开监狱。
********************************************

  
  
  
  第十二章
  “起床!起床!起床!”
  刺耳的通告声响个不停,古易懒洋洋地伸手朝身边摸去,如愿摸到一具温
暖地赤裸女体。他保持闭眼状态很自然地翻身爬上,晨勃的鸡巴顺势抵在女
人两腿中间。
  女人感受到胯间的热,很自觉地抬起丰臀将两片阴唇到古易地龟头前,
劈腿相迎,方便他插入。
  古易腰杆一挺,大鸡巴缓缓撑开阴道被温暖紧致的肉壁包裹,进入的过程虽
说还算顺畅,但毕竟未经前戏,想立刻狂抽猛送肯定是不行的……让他禁不住皱
了皱眉,有些失望地喃喃自语道:“原来不是在家哈……”
  “如果在家会怎?”安吉拉的声音从身下响起,问道:“我知道很多奴
都要在主人睡醒的第一时间侍寝,看来你很习惯这种生活……不过从性技上来讲
我应该不至于差很多,和你用惯的陪睡有什么不同么?”
  古易睁开眼睛,一抹怀念之情从眸中掠过,飞快消失,微笑道:“其实没什
么……她们通常会提前五分钟醒来预热下自己。”
  安吉拉微微一愣,冷冷道:“好方便你插入?连这么点体力都要节省的主人
可不是什么好主人……而且人的身体在刚醒来时器官还没完全恢复活跃,立刻进
行激烈运动也不是什么好习惯。”
  “不是这啦……”古易笑摇摇头,开始缓缓抽插起来,解释道:“主要
是为了快速把鸡巴沾湿,好插进后面尿尿的……”
  “哦。”安吉拉点点头,说道:“那这应该可以了,你尿吧。”
  古易闻言抽出鸡巴朝下一挺,推进安吉拉的直肠深处停下后开始酝酿尿意,
问道:“要你抬起来吗?”
  “不用,我的括约肌可不是那些小女生能比的。”安吉拉平静答道:“就算
这平躺起码也能灌进一升液体,而且不会漏出来。”
  “嗯,感觉到你夹得真紧……放松点好么,这我尿不出来啦。”
  “哼,作为一个想把我和我的女儿当成工具的男人,连这点难度都克服不了
吗!”
  “喂,是你主动送上门说要给我使用的,可不是我自己要求的啊!”
  “少废话,快点尿,然后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女儿……她叫安可儿。”
  “啊……可我不止想尿尿,还需要大便啊。”
  “怎么,你想让我给你吞?那得等你证明你的身份以后才行。”
  “呃,我没那么重口啦……只是想告诉你要多等一会。”
  “你说重口?呵呵,哈哈……果然越看你越不像是世家贵族了,要知道吃屎
这种事情……呵呵,在这里还远远不算是重口啊……”
  “唔,你判断世家子弟的标准就是会用奴的舌头擦屁股吗?还真是肤浅呢
……”
*********************************

  既然知道这里的“开门”、“关门”之类指令都是用高潮贡点控制的,古
易在走出牢房之前自然要多积攒些贡点以备不时之需。
  安吉拉出乎意料地配合,俨然一副已经变成了古易奴的态度,在服侍古易
小便后主动用自己的贡点召唤出马桶让他坐上去,自己则跪趴到古易胯间探头
含住他的鸡巴为他口交,一边像取悦主人的小狗一高高撅起屁股摇晃。
  古易泰然自若地享受了一会,目光落在安吉拉雪白的丰臀上,忽然问道:
“你以前的主人怎么了?”
  “死……死了……”安吉拉含鸡巴含糊应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娇躯僵硬地
停下,抬起头盯古易恶狠狠地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呵,你变脸还真快啊……继续含,不许停下。”古易淡淡应道:“看出
你当过奴,这很简单……之前的很多破绽就不说了,就说现在……起码我们学
校里的女生在男生排便的时候可不会很高兴地摇屁股。”
  “要主人愉快,就必须先让自己愉快起来……”古易顿了顿,继续道:“只
有经历过严格调教的奴才会把这句话像本能一铭刻记住吧?所以你一旦把自
己代入奴的角色,就不由自主的记起来了呢……”
  安吉拉沉默了一阵,僵直的娇躯渐渐柔软,重新低下头含住古易的鸡巴,但
屁股没有再次摇起。
  古易拍安吉拉的头笑道:“对,这才乖嘛……好好舔,等会干你的时候
每高潮一次,就奖励你两分钟。”
  安吉拉微微一愣,意识到古易所说的两分钟并没有具体内容,是休息?是打
屁股?是女上位?实际上完全取于古易那时候的心情,反正对主人来说“处罚”
也是奖励的一种……还真是熟练而标准的“主人做派”啊!
  想想才发现自己似乎习惯性地就开始期待,屁股不知何时已经高高撅
起,下意识地摆动起来。
  “好,该你了。”
  “遵命,主人……”
  古易起身让安吉拉坐到马桶上,抬起她的双腿挺身一刺,将鸡巴深深干进她
的阴道里肏弄起来,等她完成每日的清理过程。
  这时牢房前方的墙壁忽然“唰”地沉入地下,一位相貌和安吉拉有几分相似
的美貌少女缓步走了进来,应该就是安吉拉的女儿安可儿。
  只是两人容貌虽像,气质有天壤之别,安可儿的目光冷漠,缓缓扫视牢房,
平静的脸庞古井不波即便看见正在与古易交合的母亲也没有露出任何变化,整个
人散发冰山一的气息。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安可儿头顶那一对毛茸茸的尖
耳朵,和身后轻轻悠荡的长尾巴。
  犬女郎!
  兽人!
  古易停下动作,看看安可儿又看了看安吉拉,苦笑道:“居然是兽人,你还
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安可儿面若寒霜地看了古易一眼,视如不见地走到母亲身旁,淡淡道:“我
说过很多次,这些人都是骗子,他们进到这里就已经自身难保,根本不可能带你
出去的。”
  安吉拉咬嘴唇道:“这次不一!”
  安可儿冷冷道:“怎么?这次的鸡巴特别大,干得你很爽吗?”
  安吉拉苦笑道:“主人是顶级世家的人,可以咱们的!”
  “等等,我是能你,但我没说一定会你!”古易挺腰杆,一边继续抽
插安吉拉一边笑眯眯地道:“如果只是出个奴名额还好说,但一次收两个肉玩
具可得缴一大笔钱,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零花钱啊!”
  “你真的能我们!?”
  安吉拉和安可儿母女两人的美目同时闪亮起来!
  古易微微皱眉道:“是我的表达方式有问题吗?刚不是说过——我没钱!”
  安可儿傲然道:“钱不是问题!你是不是真的有权限收了我们做人形玩具?”
  古易摇摇头,在安可儿失望的目光中淡淡道:“权限也不是问题!可你的态
度让我觉得很有问题呀……看看你妈,就算没有尾巴,起码还知道使劲摇屁股!
再看看你,就差朝我呲牙了!连奴都不如,还想当肉玩具?你是想让我出去就
炖了你吗?”
  安可儿俏脸微红,咬牙问道:“那你要怎?”
  古易耸耸肩,奈朝身前的安吉拉问道:“要不我还是只收你一个吧?我其
实不太擅长调教类技能。”
  安吉拉静静看古易良久,奈扭头朝女儿道:“跪下……叫主人。”
******************************************

  和谐病毒之所以大,就是因为它不仅仅作用于人类,而是几乎对所有生物
都有影响。只不过相比人类而言,和谐病毒对动物们改变相对“温和”——主要
表现在制缩短了发情周期和提高繁衍难度上,并没有不高潮就会死亡的情。
  例如普通雌性猕猴每年只有七至十月发情、也就是每年一次发情期,受和谐
病毒影响直接变成了全年发情,均可受孕的状态……但同时受孕难度也同增大
了几倍,总体来说繁衍速度仅仅提升了一倍!
  其他物种受影响的程度均不一致,按照科学家观察,越是“弱小”的生物,
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小——根据全球近百年的变化来看,那就是除了人类外,其他
生物都进入了种族迅速壮大、增加的现象。
  这种情对于站在生物链顶端的人类来说暂时还不构成威胁,因为更加可怕
的现象是跨物种杂交!
  狮虎兽、骡子,这些相近物种之间结合产生的后代开始大量产生,而后是牛
头、猴头羊、狗头马……各种神话中的、匪夷所思的生物开始出现,物种之间
生殖隔离的天堑被打破了。
  最后就是兽人!
  毕竟病毒爆发的太突然,而很多人类根本来不及做准备,也没有可供缓解的
配偶与环境,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例如在生与死面前,和一头性交才能活
下去的避险机制会让很多人别选择——跨种族的异性生物也是异性,肏总好
过死掉后被啃食尸体。
  于是科学家发现,当人类与兽类互相结合的时候,受孕几率居然高的惊人!
几乎接近30%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雄性(雌性)的人类和另一个雌性(雄性)
动物性交,只需要三到四次,就必然会怀孕!
  最重要的是人兽交配,有可能诞生出正常的人类后裔!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