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94 误导

        琼颖怒不可言,啐了一口道:「混蛋!」

        这一口水不偏不倚,正正落在了男人的鼻尖上。男人也不生气,居然伸
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一下道:「好味道,好味道!」

        琼颖只感到限的恶心,干脆闭上了眼睛。

        躺在地下的男人又爬了起来,推动琼颖的身体让她像个大风车似的旋
转了起来。

        「混……混账……你……你……停下!」琼颖不知道男人想干什么,大
声喝叫,希望能起些作用。

        男人哪管琼颖嚷嚷什么,只管把她转得越来越快,而且还顺时针逆时针
地轮流转。

        没几下工夫,琼颖已经被转得头晕脑胀,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再没多久,
琼颖突然间感到小腹一阵翻滚,紧接「哗哗哗」地把胃里的东西也吐了出来。

        「呵呵,快了一点哦,怎么撑不住了,是因为走上来太累了吗?」男人
笑挖苦道,「晚上吃啥来了,怎么那么难闻呢?哈哈哈!」

        另外一人也不作声,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条水管,「哗啦啦」地一下子
把地面洗干净了,污水就在琼颖进来的那个洞被了出去。

        除了地面,那人也拿水管把琼颖给喷洗了一遍,对她的脸蛋就是一
阵狂。

        琼颖哪里试过被如此羞辱,脸上除了清洗后的水迹,还带两行热泪。

        刚才说话的男人此时拍了拍琼颖的脸道:「我看你们也是没人了,派你
这么个雌儿过来,不是送死吗?」

        男人的手摸到了琼颖的胸部,然后又继续往下身移动,同时他又道:「
不过也正好,等我调教调教一下,嘿,这么正点儿的身材,好玩!」

        随后男人又在琼颖的大腿上掐了两下又道:「这腿嘛好像算是粗了些,
不过长,拉长了也是美腿一双,行!」

        琼颖被男人好像贩卖商品一般点评,可是自己还没清醒过来,只能任
由摆布。

        接男人对刚才洗地的人挥挥手道:「没你的事了,还以为什么厉害角
色,一下子就没了。你回去歇吧,今晚我要好好玩玩!」

        这时候琼颖的意识已经开始恢复,听到男人这么说,心里顿时有些慌乱
:「什么、什么意思,他们想……想……」

        虽然屋内的事情很精彩,但是在郭玄光的耳朵里是一阵混乱,什么都
听不清楚。

        当郭玄光听到有人往门口靠近的时候,他顿时了一跳,赶紧倒地一滚,
整个人趴在了小路一旁的草堆里。

        「难道被人发现了?」郭玄光的心剧烈地跳动,「不可能啊,听声音
他们在屋里的房间,不可能知道我在外面。不对,难道有监控?」

        随门的打开,郭玄光心里一,生怕来人会打开电筒搜寻自己。谁想
那人只是照路,马上就下山去了。

        郭玄光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等那人走远了,马上一骨碌地爬了起来。

        当郭玄光再次贴近大门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刚才那人只是随手带上了门,
于是尝试转动门把手同时轻推了一下门。

        「开了……真开了……」郭玄光心里一顿狂喜,但是动作停止了下来。

        「真的要进去?如果……如果……」郭玄光握门把手的手剧烈地颤抖
起来,看门缝里的亮光忐忑不安。

        这时候屋里的男人,男人又再把琼颖旋转起来,直到她又再呕吐的时候
才停下了手。

        不过这次琼颖已经吐不出东西来了,只是干呕了几下,眼神也已凌乱不
堪。

        男人看到琼颖没有了反抗能力,终于把她放了下来。虽然四肢恢复了自
由,但是琼颖浑身乏力,如同一堆烂泥一般瘫软在地。

        男人随即拿出了一些粉末,硬逼琼颖给咽了下去。

        琼颖虽然很想挣扎,但是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可怜巴巴地顺从
。

        「妈的,这身材,有些看头,弄得我都忍不住了!」男人抓了琼颖的胸
部两把道,「行,先伺候一下老子再说!」

        说罢男人让琼颖躺在地下,掏出阳具就塞入了她的嘴里。

        「唔、唔……唔……」琼颖毫反抗的能力,只看见泪水又再从脸颊滑
下。

        如此弄了几下,男人就站了起来,把琼颖拉到了一张板凳上。

        这板凳约有一米高,由四条铁条撑,凳面大概就四十厘米宽,上面软
软的像个垫子。凳子的长度比宽度长一些,琼颖躺在上面刚好能撑她的背部。

        接男人把琼颖的手脚往下反拉,分别绑在了凳子的四个凳脚上,而琼
颖的头就倒悬在空中。

        把琼颖固定好以后,男人又挺起了那家伙,塞入琼颖嘴里翻江倒海一般。

        和刚才相比,这次算是反向而行,男人爽得嘴巴里也发出「嗯嗯」的声
音。

        这时候屋里的男人,男人又再把琼颖旋转起来,直到她又再呕吐的时候
才停下了手。

        不过这次琼颖已经吐不出东西来了,只是干呕了几下,眼神也有些凌乱。

        男人看到琼颖没有了反抗能力,终于把她放了下来。虽然四肢恢复了自
由,但是琼颖浑身乏力,如同一堆烂泥一般瘫软在地。

        男人随即拿出了一些粉末,硬逼琼颖给咽了下去。

        琼颖虽然很想挣扎,但是连抬手的力气都好像没有了,只能可怜巴巴地
顺从。

        「妈的,这身材,有些看头,弄得我都忍不住了!」男人抓了琼颖的胸
部两把道,「行,先伺候一下老子再说!」

        说罢男人让琼颖躺在地下,掏出阳具就塞入了她的嘴里。

        「唔、唔……唔……」琼颖毫反抗的能力,只看见泪水又再从脸颊滑
下。

        如此弄了几下,男人就站了起来,把琼颖拉到了一张板凳上。

        这板凳约有一米高,由四条铁条撑,凳面大概就四十厘米宽,上面软
软的像个垫子。凳子的长度比宽度长一些,琼颖躺在上面刚好能撑她的背部。

        接男人把琼颖的手脚往下反拉,分别绑在了凳子的四个凳脚上,而琼
颖的头就倒悬在空中。

        把琼颖固定好以后,男人又挺起了那家伙,塞入琼颖嘴里翻江倒海一般。

        和刚才相比,这次算是反向而行,男人爽得嘴巴里也发出「嗯嗯」的声
音。

        此时的琼颖其实已经从眩晕中恢复过来了,但是不知为何全身还是乏力,
就算手脚没有被绑恐怕也力还击,只好仍是流助的泪水。

        男人放纵了几下,随即跳了起来扒开了琼颖下体的衣服看她的下体道
:「嘿嘿,卖相不错嘛!」

        随即男人用手拨了拨琼颖的阴毛说:「哟,看起来还是挺新鲜的吗?
嫩!我喜欢!」

        琼颖满是羞愧,只能稍微扭动了一下躯体挣扎一下,眼里的泪水早已流
光,只能闭眼睛咬嘴唇默默忍受。

        「怎么?不吭声?」男人突然用两根手指插入了琼颖的阴道里说,「来,
求我,求我让你爽一下,快说,要不然我扣烂它!」

        琼颖哪肯就范,就是不吭声。

        屋前的郭玄光屏息凝视,终于下定心推开了门,一闪身就进了屋。

        正如之前的判断一,郭玄光进门后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大厅,并没有亮
灯,灯光是从后面的房间里传来的。

        郭玄光赶紧随灯光摸到了房间门口,他不敢探头,而是拿手机贴
门缝往屋里照。

        只见一个男人正拿一根半黄绿的香蕉在手,走到被缚的琼颖身前狞
笑道:「不开口对吧,不开口对吧!」

        男人拿香蕉在琼颖的小腹上拍打了两下,「我让你不开口!」,说罢
他突然举起香蕉,连皮也不扒直接插入了琼颖的阴道里。

        「啊!」这会儿琼颖是忍不住了,一声惨烈的叫声响了屋子。

        郭玄光看得瞪大了眼睛,他的第一反应是:「不是吧,这琼老师怎么喜
欢玩SM啊!」

        「开不开口,开不开口!」男人扭动香蕉,残忍地在琼颖的阴道里蹂
躏起来。

        「不对啊!」郭玄光又看了看,觉得不大对劲,「那香蕉好像没上套啊,
能这玩的一般不会这么不注意安全的呀!」

        此时琼颖身体平躺头部后仰,郭玄光并不能看到她的表情,只是纯粹从
男人的动作判断。

        「等等,如果这不是游戏……」郭玄光心里一惊,「那么琼老师应该是
被抓起来了!」

        郭玄光赶紧放大了手机里的画像,竟然看到香蕉边上居然有血流了下来。

        「这……什么情?难道……」郭玄光心里急,顿时在想该如何是
好。

        「进去?对方身材不高,但是十分地健壮,自己恐怕不是对手吧!」

        「不作为,那如果琼老师真的不是自愿的,不救人也不好啊!」

        郭玄光心里在挣扎,耳边又响起了一声琼颖的惨叫。

        「不管了,试一试吧!」郭玄光握了握拳头,突然用力拍打了门一下并
大叫「干什么」,然后头也不回地赶紧往大门。

        郭玄光哪敢看那男人什么反应,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大门就一把拉开门准
备往外跑。

        谁想到这时候门外居然有人,郭玄光实在是得太快,让那人想避也避
不开,正好撞了个满怀。

        这一撞把郭玄光的魂都撞飞了,赶紧想爬起来继续跑,谁想被撞的人身
后还有数人,一下子就把他给制服了。

        「小郭!怎么是你!」和郭玄光相撞的人一头短发,炯炯有神的双目配
个挺立的鹰钩鼻子,原来是胡珊莨。

        「救、救人!」郭玄光一看到是警察,顿时觉得有希望了。

        胡珊莨反应也快,一挥手就让那几个身穿制服的民警进了屋内。

        「我、我……」郭玄光一惊一喜,一时间竟然说不上话来了。

        胡珊莨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先冷静一下,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郭玄光深呼了几口气,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简单地说了几句上山的事。

        这时候屋里的人走了出来,当先就是两位警察押那个男人,后面的琼
颖由一名女警搀扶也走了出来。

        「莨姐,怎么是你?怎么是你?怎么是你?」琼颖十分地激动,再多的
话也说不出来了。

        胡珊莨点了点头道:「没事了,没事了,我送你回去!」

        下山的时候,琼颖已经镇定下来,急不可待地追问:「莨姐,你是怎么
知道我有危险的,实在是太及时了!」

        胡珊莨道:「傻瓜,保证你的安全是我的首要任务啊!且你一来这就
失联,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琼颖挤出一丝笑意道:「其实是这里的通讯不行,不过我也确实……哎
……」

        胡珊莨道:「其实有很多事情我们都已经搞清楚了,徐局长部署得好,
误导了对方,一直认为你是黑吃黑的卧底,所以这次行动还算顺利,就是委屈你
了!」

        琼颖坚定地道:「报告,我没事!请胡队长放心!」

        胡珊莨道:「好了好了,今晚我会先派人送你回去梁山市。为了学生,
我还要留下来控制住相关人等,等学生们离开了再作大清扫!」

        郭玄光在一旁听得是如同小说一般,等琼颖上了一辆商务车才问胡珊莨
:「这琼……是警察?」

        胡珊莨道:「小子,我跟你也算有缘,怎么总会遇到你!不过,不该问
的事你别问,不该管的事你别管!」

        郭玄光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会碰上你,不过我跟这事可真的没关
系。我只是想琼……伤了腿,本来只是过去看看而已,谁想……」

        胡珊莨抢说:「好了,你不用多说。只是每次我有任务都碰到你,我
觉得不是巧合,一旦我知道你和这事沾上半点儿关系,你就休想逃脱!」

        这话胡珊莨说得甚是犀利,让郭玄光心里也是一怔,不知道为什么她会
说出如此严厉的话。

        随后在胡珊莨的安排下,为了不惊动其他人,郭玄光就在琼颖的房间里
休息了。

        因为小学偏安一角,晚上的一些小躁动没有影响到学生们的休息。第二
天在李兴国的带领下,一行人安全地回到了梁山市。

        虽然胡珊莨不让郭玄光打探,但是这如何止得住郭玄光的好奇心。

        「徐局长?难道那位胡珊莨队长之前是顶那位徐局长的名号除外办案
的?因为是卧底?」

        「上次成功了那位胡队长就升职了,这次是琼老师当卧底?」

        「上次我插手的是和毒品有关的,难道这次也是?要不然胡队长最后的
话怎么会说的如此恐怖!」

        想到了那些植物,郭玄光赶紧上网查了查资料,果然获得不少相似的信
息。

        「罂粟花,海拔900 到1300米的地方,湿润的土壤……难道那里种的是
罂粟花?用来制毒的!」

        郭玄光心里很是兴奋,好像自己变成了警察,正在做案情分析一般。

        「对了,应该就是这了。那个琼颖老师肯定就是卧底,胡队长几乎同
一时间也来到了四里村,背后是徐局长作指挥,接学校的名入村子,联手
又破获了这制毒集团!」

        虽然只是在脑中想了一遍,但是郭玄光感觉自己好像亲身经历了一般,
兴奋地赶紧在网上给郭晓城说故事。

        「这……这也太扯了吧!」郭晓城听完了故事后很是生气的子,愤愤
不平地道,「太不兄弟了,每次有这么好玩的都没我份儿,你也真不朋友!」

        郭玄光笑道:「还好玩?那晚差点得我魂魄都没了,幸亏撞上的警察,
要是村里的人我就可能完了!」

        「就是这你才不兄弟啊!有难同当嘛,这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
要不然怎么是双郭!」

        「我不是不想叫你去啊,如果你没出国我肯定叫上你的,你自己不争气
有什么办法呢!」

        「去去去,你别给我学周瑜给诸葛亮吊孝,明显就是不把我放在心上!」

        「什么?周瑜吊孝……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这人就少抛一点书包吧,
连周瑜和诸葛亮谁气死谁都搞不清楚!」

        和郭玄光一番说笑之后,郭玄光也把在野林村子的不安慢慢放下,但
是另一件事情他在烦恼该如何解释。

        想起和胡珊莨的对话,郭玄光觉得自己已经被当作是与毒品有关的怀疑
对象,因此他打算怎么都要把这事解释清楚。

        以前的电话号码是法再用了,郭玄光只好到派出所碰碰运气。不过胡
珊莨不是那么好找,郭玄光到了周四下午才真的见到了她。

        「小郭同学,找我有事吗?」

        「我……我其实就是想解释清楚一些事,实在是怕你误会了!」

        「误会?呵呵,我们俩没啥东西有误会吧!」

        「不是,就是上次在村里的事,还有就是之前高夫练习场里的事,其
实一切都是巧合,我可和那些犯罪分子没半点儿关系的!」

        「哦……你是真的怕被我当成嫌疑犯了吧!放心,我一向是证据查案,
既然我还没找到你,说明你还不格当嫌疑犯呢!」

        郭玄光半信半疑地盯胡珊莨,但是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完全看不
出来这话是实是虚。

        胡珊莨打送客的手势道:「行了小郭同学,我其实早查过你了,相信
你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既然碰上了就提醒一下,你现在还是学业为重,没事别老
跑过来四里村这些地方了!」

        ******************************

        不定期网页版带图片合集在网盘上更新,手机也能顺利阅读。

        避免和谐,取消网盘共享,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自行下载。

        有需要PM我,非诚勿扰,且用且珍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