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Huiasd
日期:2020/6/6
首发:Huiasd(恢恢)书友圈huiasd.com
字数:8863
***********************************************
  第九章
  拍片风波结束,一切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王明明的朋友越来越多,掌握的社会资源每日递增,
早已不需要靠拍片和交流表演挣钱,但应大骚货们和圈中狼友们的烈要求,
他还是把这两项业务保留下来作为自己这个小圈子的特色,继续为圈里人提供服
务。
  与铭铭的感情也在稳定升温。
  有次三人淫戏,爱娜又扮成小三来挑衅,结果铭铭先指指刚被三人玩成一片
狼藉的大床,再指指彼此被灌满精液的阴户,一句话就让她哑火道:“反正你家
也没人了,就算让你当正房,他不还是骑咱俩睡吗?”
  爱娜张嘴,想了半晌才愤愤道:“妈蛋的,一点杀手锏都没有,圈里小三
太难当了!”
******************************

  某天下午,王家,门铃响起。
  “来了,来了!”
  张月妍打开门,看见气喘吁吁的王明明顿时一惊,连忙让他进屋,问道:
“小明,你怎么跑来了?”
  “嫂子不说有急事么,我就跑来了。”
  王明明进屋站定,顺手就解开裤子掏出鸡巴来,笑道:“新买的内裤不得劲,
这一路把我鸡巴蹭的好难受,阿姨快让我肏几下。”
  “这孩子……”张月妍赶忙伸手褪下裤子,扶住玄关柜撅起雪白的屁股来让
他插入,奈道:“你可越来越像王家人了!”
  王明明掐住她的腰边肏边笑道:“阿姨,我本来就姓王啊!”
  张月妍轻轻扭丰臀,不由也笑道:“对!一的大鸡巴、一的姓、一
的爱肏、一用情——你就是天生的王家人!”
  王明明狠狠抽插几下,放缓动作才问道:“阿姨,小美嫂子喊我啥事啊?”
  “好事呗。”张月妍喜滋滋应道:“小美打算怀个孩子,今天是排卵期第一
天,咱家的男人见者有份哈!”
  王明明顿时惊道:“啊!阿姨,这事带我不合适吧?”
  张月妍回头白了他一眼,嗔道:“刚才不说你也是王家人吗!王家没人在乎
这个,儿子女婿还不都是亲人?反正就是大伙图个乐呵,最后生下谁的不都是一
养……真要是你的反而好点呢。”
  王明明一愣问道:“我的为什么好点啊?”
  张月妍乐呵呵笑道:“你就说小美不管生男生女,将来能不和自己爹妈肏屄
吗?到时万一没弄好,搞大了肚子怎么办?咱家近亲肏肏屄虽然所谓,但近亲
生育还是应该尽量避免……这孩子要是你的,将来血缘关系还能远点。”
  王明明挠头道:“也对哈,我和铭铭也得注意这事呢!”
  “注意你妈逼——我又不是王老头亲生的,给他家谁生孩子都没有近亲问题!”
铭铭从房间走出来,瞪眼喝道:“都等你呢!还不赶紧过来!”
  王明明赶紧放开张月妍,挺鸡巴一边走过去一边道:“不对啊,铭铭,我
又没说你近亲生孩子,我是怕将来咱俩的孩子近亲……”
  铭铭厉喝道:“闭嘴!”
  王明明噤若寒蝉。
  铭铭扭头看他的可怜,忍不住噗哧一笑道:“傻逼,我将来想生的时候
肯定也要像小美姐这,给大家一起生……嘻嘻,到时候应该有你一份,但是不
是你的那就得看运气咯!”
  王明明乐呵呵地道:“没事,只要是你生的,不都是我女儿嘛。”
  铭铭顿时感动的双腿一夹,想想忽又怒道:“哎!不对——为什么是女儿,
不是儿子啊?你这变态!根本不是爱我,是给自己储备粮呢吧?”
  王明明抬腿就跑,一边回头喊道:“那你有本事就生儿子啊!到时候你自己
就是我们爷俩的储备粮!”
  “我操——王明明,你别跑!”
***************************

  王明明进炮房,看见几张生面孔,顿时一愣。
  铭铭紧随其后,一边朝母亲招手,一边抓住他的手,笑道:“来,今天人到
的全,咱这一家子聚齐了,我和我妈带你认识一下……”
  王家炮房里,众人齐聚一堂。
  王佐林和二婚妻子王翠花;王翠花的女儿、王佐林的继女铭铭,和准女婿王
明明;长子王五,准儿媳小美,和小美的母亲、亲家母张月妍;次子王尧,儿媳
林冰;长女王爱,女婿李昉(本文发生在《少年的烦恼》之前,所以没有王勃)。
  王佐林的弟弟王佐洋和妻子徐颖,还有二人的儿子王超,儿媳周琪琪。
  七男八女,七个小家庭,聚合成一个大家庭——这就是王氏家族。
  众人一边谈笑聊天,一边宽衣解带,顺便等王明明这位新人和大家认识。
  拜访自然从长辈开始,王翠花和铭铭母女带王明明,先来到王佐洋一家近
前。不等开口,王佐洋已经故意瞪起眼睛道:“你就是王明明!听说你天天都在
杂志社肏我老婆?”
  王明明已非昔日阿蒙,不慌不忙笑道:“这位就是二叔吧?您好……承蒙二
婶照顾,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了我一份工作,我也没啥报答二婶的办法,就只能
多陪二婶肏肏屄、解解闷呗。”
  王佐洋转怒为喜,开怀笑道:“好!这话接的……果然是咱们王家人!”
  铭铭闻言喜滋滋道:“二叔,小明可跟我说过,在单位肏太不过瘾!就等
见到您一家,当你和王超的面肏二婶,让你们一个老公一个儿子看才爽呢!”
  王佐洋顿时又瞪眼道:“小子,这是你说的?”
  王明明当然没说过这话,也不能驳了铭铭的面子,笑而不语。
  徐颖上前推开王佐洋,眉开眼笑道:“你可别被这老家伙住!来,来,来,
就当他俩的面捅进来——你这鸡巴要不插在二婶屄里,我都不好意思给你介绍
你堂哥堂嫂!”
  王超已经抢先一步,跑到王翠花身后轻轻一按,再把大鸡巴怼了进去,笑
道:“没事老弟,你肏我妈,我肏你丈母娘,正好咱俩就这握个手吧……”
  铭铭见状赶紧坐到王佐洋怀里,套进他的大鸡巴笑道:“二叔,那我也得
你找找平——我老公肏你老婆,你也肏他老婆,咱们两家就对上了!”
  周琪琪过来郁郁问道:“那我呢?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
  王翠花笑道:“没事,等会小明和你肏,王超和铭铭肏,还能对上……”
  几人哈哈一笑。
  王明明果然肏徐颖的屄和王超握握手喊了声“堂哥”,又对周琪琪叫了声
“堂嫂”,而后又骑到周琪琪身上肏干几下,完成对这两家人的拜访。
  再看王爱已经伴李昉主动走过来,笑道:“前些天那事,你解的不错!
不但想通了表演肏的目的,还能自己推陈出新,搞出个交流表演肏来……这铭
铭以后跟你过日子,我也放心了。”
  王明明感动道:“姐,你对我太用心了!我……”
  话音未落,被铭铭打断道:“爱姐,啥叫我以后跟他过日子啊——我才不
要离开咱家呢,要过也是王明明跟我过!你不会想把我撵出去吧?”
  王爱笑道:“我哪儿敢呀!等小美怀孕后,咱家这三个……不对,算上小明
就是四个驴玩意可全靠你安抚了,这时候把你撵走,他们不得吃了我啊?”
  铭铭顿时又惊又喜,陷入沉思,自语道:“哎呀,这事我怎么没想到!这可
咋办?我这任务也太艰巨啦……”
  李昉则伸手从背后一抄,把王爱端起抬到半空,挺起鸡巴顶进她的屁眼,把
屄口朝王明明笑道:“妹夫,初次见面,咱俩也来握个手?”
  王明明赶紧忙扛起王爱的双腿,顺势就把鸡巴插进她那骚屄里,笑道:
“李哥,听说过你好多次了,咱俩是得握握手……”
  二人说完,同时动作,先是王明明从骚屄里抽出鸡巴,也对准王爱的屁眼捅
了进去,两根鸡巴互相一挤,改成齐头并进,狠狠撞进王爱的直肠里,往复再三。
而后依旧是王明明先换回前洞,李昉则立刻抽出鸡巴追了过来,二鸟入一穴,再
次相会于王爱的阴道里,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摩擦的力道,就像握手一。
  王爱被肏的连声闷哼。
  王明明和李昉对视一眼,都觉得这次圈里人的“握手”心有灵犀,同时像孩
子般哈哈大笑起来。
  “我操!”铭铭刚回过神,看见两人这玩法赶紧一步跳开,板脸道:“李
昉我警告你啊,握手握多了没貌!一次就可以了,不许到我这再来一次!”
  李昉奇道:“你怎么不警告你老公呢?”
  铭铭得意道:“他不敢!他怕我尿他一身!”
  李昉顿时惊了:“你的尿又不会拐弯,这威胁对我有用么?”
  “操!你当我光会尿啊?老娘今早吃了半盆水萝卜就问你怕不怕!”
  “铭铭姐!你离我远点,今天我绝不后入你!”
****************************

  众人准备完毕,淫戏开场。
  小美走到场中举目四顾,满眼都是亲情,不由嫣然笑道:“好久没见人这么
齐了,看来大家对咱们王家的第三代还是很有兴趣的嘛!”
  王超立刻叫道:“小美,我和淇淇可是有证适龄的夫妻,想要第三代比你方
便多了……今天来主要还是抽个奖哈,没准就中了呢!”
  众女顿时一阵笑骂。
  小美平静地说道:“咱关上门一家人,但话得说明白——不管我怎么生,那
就是我和五哥亲生的骨肉!肯定不会去做什么鉴定之类的,所以谁中谁不中,这
事你们自己心里YY,不需要谁知道!”
  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应该此理。
  唯有王五缓缓起身,看小美笑了笑,宠溺地道:“老婆硬要生,我这当老
公的没法硬拦。但该做鉴定还得做——不能剥夺大家的抽奖乐趣,否则玩起来
就没意思了。只要咱一家人肏屄能肏的高高兴兴,日子能过的高高兴兴,家里谁
的孩子不是我王五自己的孩子?”
  王佐洋一拍大腿,喝道:“小五说得好!这才是咱们王家人该有的气度!小
美为啥这么玩,还不是为了咱一家男人高兴嘛!就算这孩子不是你的,我就不信
还敢亏待了小美!”
  王五笑道:“不是不敢,是不会。”
  张月妍美目含泪,道:“小美,这下你放心了吧?快继续吧……”
  小美点点头,夹腿笑道:“开始之前,我还得感谢一个人,就是王阿姨!
大家知道我虽然不在乎面子,但我妈现在是单身,而我还不法定年龄,所以这
个孩子生下来如果把户口落在我这边肯定麻烦,对咱们王家颜面不好……”
  王家众男齐声道:“我们也不在乎面子!”
  小美奈道:“可我身为王家的媳妇,不能不考虑……所以王阿姨特意在社
区保健所摘的环,到时候对外就说孩子是她的……”
  铭铭闻言惊道:“妈!原来不是你要生啊?”
  王翠花笑道:“我不也是王家的媳妇么!为家里做点贡还不行?”
  王佐林赶紧表态道:“老婆,你要想生也可以生!”
  王翠花啐道:“行啊,我和小美一起生,再把林冰也带上,到时候三个大肚
子,能看不能用,就剩娃娃团那些菜,憋死你们几条驴!”
  王佐林赶紧讪讪住口。
  铭铭立刻就想叫嚣,但看看张月妍和王爱,想想三人的水准和耐力,定还
是闭上嘴。
  小美见状拍手叫道:“好啦好啦!发言完毕,王氏家族,第一届内部抽奖活
动即将开始——请男士们准备抽奖啦!
**************************

  淫戏正式开始。
  “本次抽奖活动的主办方是王家儿媳小美,协办方是王家全体女性,请王家
男性们把你们的大鸡巴插入协办方体内,开始演习抽奖流程……准备好的男性最
后可以把鸡巴插进我胯下的抽奖箱里,反复抽插并注射抽奖证,就有机会在抽
奖完成十个月后领取奖品——奖品是王家长孙或长孙女一位!”
  小美一声令下,众男各自挺起鸡巴,按倒就近的王家女性肏干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噗哧!噗哧!噗哧!”
  “滋滋滋,哗哗哗……”
  躯体与躯体的撞击声、肉棒与腔道的摩擦声、液体与空气的奔流声,混作一
团,迅速又夹杂进娇喘声、呻吟声、低语声,融为一体,在房间里跌宕不休。
  小美背手笑眯眯地巡视,时而喝道:“资料里说了,女性越爽,受孕几
率越高啊……大家加油干!使劲干……”
  王尧顿时怪叫道:“小美,你这光知道喊加油,内容也太空泛了!我们听了
提不起兴致啊!”
  小美一拍脑门,恍然道:“对对对,你看我把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了……林
冰和王爱就负责助攻,咱屋里还有两对母女、一对婆媳,三个当过妈的不许藏私,
现场教学走起啊!”
  众人闻风而动,从单肏改为双插,把张月妍、王翠花和徐颖三位生过孩子的
成熟女性搭成炮台,下顶屁眼,上肏骚屄,火炮一的大鸡巴就在三女身上“轰
隆隆”肆虐起来。
  “每人一段,轮流说——”小美先来到母亲张月妍身前,揉她的两颗大奶
子叫道:“妈,你有啥受孕绝招,快教教我吧!”
  张月妍媚眼如丝,奋力抬高丰臀迎合上下男人的抽插,娇声道:“女儿啊,
妈教你,这受孕的关键就是姿势体位,你看,一定得让男人肏的深!啊……就像
王五这整根都怼进来,这肏妈……到时候龟头顶到子宫口再发射,小蝌蚪就
不会迷路,直接就怀上了啊……”
  小美又来到王翠花身前,见铭铭已经在笑嘻嘻揉母亲的双乳了,便改成
她揉阴蒂,笑道:“王姨有啥高招,快说快说!”
  王翠花美目半闭,甩秀发笑道:“小美呀,阿姨跟你说——这怀孕关键就
是精子活性,咱家男人要质有质、要量有量,一个不还有一群,一次不行还有
百次,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借你吉言哈!”小美又到徐颖身侧问道:“二婶也指教指教吧!”
  徐颖已经被肏的瞪圆了眼睛,胯间骚水喷泉一哗哗流淌,耸大屁股上下
摇晃,嘶声叫道:“小美啊,这受孕的关键就是浪啊……不管男人怎么肏,都一
定要挺住,把这屁股使劲摇起来……咱把男人伺候舒服了,让他射精……只要有
了精,还怕不怀孕吗!”
  小美嫣然道:“感谢三位妈妈的指导……请诸位抽奖协办方注意抽奖人员的
状态,如果准备好了,就可以到我这里抽奖啦!”
  王翠花指指自己身上的王明明,笑道:“小明这龟头在我屄里一涨一涨的,
估计是快了,从他开始吧。”
  王明明所谓,上前让小美在沙发上躺好,分开她的双腿就刺起来。
  小美搂住他的脖子,双腿摆动娇声道:“小明加油啊!你干得嫂子越爽,
嫂子的奖品就越容易归你哈!”
  王明明嘿嘿笑道:“嫂子放心,既然让我第一个抽,那就没别人啥事啦!”
  众人笑眯眯地围观王家第三代的诞生过程,开始还神色各异,慢慢全都变
得神色怪异起来。
  铭铭第一个反应过来,顿时大怒道:“王明明,我操你妈,你干啥呢……别
人抽奖是抽一次,你这打算抽起来没完了是吧?你这不是作弊吗!”
  王明明辜道:“我本事多射几发咋啦,人家小美嫂子也没说不行呢!”
  小美笑嘻嘻地抽回腿,突然飞起一脚把王明明踹下沙发,笑道:“你不知道
所有抽奖活动的最终解释权都归主办方吗?刚才让你射的愣神了,多亏铭铭提醒,
我才想起咱家还有你这么个Bug !”
  铭铭立刻欢呼道:“对对对,作弊效,取消抽奖资格!嫂子快去洗洗,把
他射的那些精全挤出来!”
  小美笑道:“算了,还没来得及射第二发呢!嗯,等会怕忘了……铭铭你负
责给我看住他,不许小明再爬到我身上来。”
  铭铭兴高采烈敬道:“保证完成任务!王明明——你给我过来,老娘要没
收你的作案工具!”
  王明明愁眉苦脸地站起身,走过去趴到铭铭身上,一插到底,道:“报告,
作案工具放进去了。”
  铭铭瞪眼喝道:“还不!快把你的抽奖证都交出来,交到你没有力气再
作弊为止!”
  王明明一愣,道:“这可是你自己要的……”说狠狠一挺腰,胯下的大鸡
巴好像怒龙般躁动起来,在铭铭的骚屄里往复锋,重重摩擦。
  铭铭顿时来了精神,赶紧劈开双腿全力迎战,娇呼道:“对对对,交精交租
交公粮,快把所有能交的都给老娘交出来!啊!好爽……”
  一场鏖战。
  除了被看管住的王明明和“管教”铭铭外,众人隐隐围成一圈,把小美围在
中间。
  王佐林和王佐洋大多选用躺的姿势节省体力,剩下王五、王尧、王超和李
昉四人则轮流出击,二老狠肏身上的女人,给众女分别送上两三次高潮,而
后才开始自由动作。
  没爽的女性就轮流来到圈中与小美为伴,让精力充沛的王家男性夹起来狠
肏,炮落如雨,交互猛攻,同时发骚叫床给大家助兴。王家诸女水平最低也是外
围,应付起王家大鸡巴轻车熟路,挨起肏来全都是骚水狂喷,好像随时都处于最
激烈的性交状态下。
  男性爽透之后,再次刺一番,临近快要射出来的时候抽枪换马,再压到小
美身上反复锋,直至射精。
  众男依次将王家第三代的种子注射进小美体内,播撒到子宫深处。
  其乐融融。
  这种规模的群交对王家不算罕见,但大多是与圈中好友、娃娃团成员搭配混
战,比起王氏家族聚在一起论度、烈度、精彩程度都相去甚远。
  射精完毕,男人舒畅、女人舒爽,众人不尽兴。
  就在这时,听炮房一角传来阵阵饮泣、哭喊、娇吟之声,循声望去才发现
被大家遗忘的铭铭和明明!
  王明明已经累的不轻,汗流浃背,红眼睛呼哧呼哧喘粗气,肩膀上扛
铭铭的双腿,好像老黄牛一用大鸡巴反复耕耘她的小骚屄。
  铭铭就更不堪了,小脸上涕泪横流,娇躯软的如同面条,胯下屄口积了一层
厚厚的白浆,顺屄口一直连到屁眼,嘴里不停求饶道:“呜呜呜……老公我错
了……你绕了我吧……啊啊啊……别肏了……人家不收精了……你有完没完啊,
怎么还能射啊……呜呜呜,我错了,我服了……你快放了我吧……”
  听到最后两句,王明明总算放缓动作,往前一挺,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知道错了?服不服!”
  铭铭点头如捣蒜,有气力道:“服了……服了……你快起开……”
  王明明翻身仰躺在沙发上喘气,喜形于色道:“大家作证啊,王伯——我
把铭铭肏服了!”
  铭铭娇躯一震,试动了动身躯,未果。再扭头看看瞪起眼睛准备重新扑上
来的王明明,认命闭上了嘴……
  王佐林哈哈笑道:“是啊,我们都看见了,我也还记得呢。正好大家都在,
那我就正式宣布一下——从今天起,王明明就是我王佐林认可的女婿、咱们王家
的正式成员!”
  众人齐声祝贺。
  王明明喜极而泣,悄悄扭过头看了看铭铭,发现她也正愣愣地看自己。
  “铭铭,你怎么了?”
  “我感觉好奇怪……”
  “哪里奇怪?”
  “哼,才不告诉你!”
**********************

  几天后。
  清早,晨曦送暖,风轻云淡。
  铭铭忽然给王明明发来条微信,上书“男友转正考核”六个大字,后附一则
地图坐标定位。
  王明明不敢怠慢,对准坐标一路狂奔,才发现地点赫然是学校的室外公厕!
  爱娜正站在公厕门口,见他过来立刻竖起拇指以示鼓励,大声道:“铭铭在
里面发骚呢——进去啥也别问,干就完了!”
  “我信你个鬼,你这骚货小三坏得很!”王明明竖起中指以示回报,擦身而
过间不忘恶狠狠嘱咐道:“看好门,不许捣乱啊!”
  爱娜眨眨眼,奈耸肩。
  厕所里臭气熏天、脏水横流。
  唯一算令人高兴的是光线明亮,可以看见铭铭正俏生生、笑吟吟地站在一角。
  王明明心生喜悦,笑道:“铭铭,你终于肯让我转正啦!说吧,想怎么考核,
我都接!”
  铭铭微笑望过来,问道:“你还记得这里吗?”
  王明明点头正色道:“记得,咱俩遇见的地方,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铭铭嘻嘻笑道:“嗯,算你获得考核资格啦……想成为我的正式男友,必须
具备三个条件!”
  王明明深吸一口气,道:“你说吧!”
  “第一,有我二哥王尧那的大鸡巴;第二,像我二哥那能打;第三,和
我二哥一会肏屄!”
  “呃……”
  “怎么?”
  “为什么都是和二哥比较啊?”
  “因为我最开始喜欢的理想男友就是他啊。”铭铭淡淡道:“但这件事我谁
都没说过,家里应该只有我妈猜出来了。”
  王明明回忆道:“上次阿姨好像说过,你讨厌林冰嫂子?”
  “她哪点比我好啊?不就比我早认识二哥几天嘛……如果没有她,二哥就是
我的了!”铭铭嘟起嘴抱怨几句,也开始回忆道:“刚认识那时,我还叫他二叔
呢!又猛又会玩,当我妈的面肏我也不含糊,一炮就把我干服了……”
  铭铭笑了笑,继续道:“后来学校里碰上小混混找麻烦,二哥我揍人的
子简直太帅了,三下五下就干躺一地,也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他了……
  “可惜二哥还是选了林冰,没选我!他俩登记结婚那天我好伤心啊,自己一
个人跑到外面去哭,害怕二哥以后只对林冰一个人好,也不会像从前那照顾我、
保护我了……”
  王明明自然知道王尧不会如此,但想了想并没有开口插话。
  铭铭若有所觉,瞪了他一眼道:“那时我哭哭忽然就想,如果这时跑来
几个坏人要奸我,二哥肯定也没时间来救我了!怎么办啊?我这么可爱、这么
漂亮,老天应该给我安排个新的英雄才行!
  “这个英雄如果知道有人要欺负我,一定会从天而降,先三拳两脚打倒坏人,
然后微笑掏出我二哥那的大鸡巴来,压到我身上噗哧噗哧一顿肏,让地上的
坏人眼睁睁看他把坏人想办没办成的事给办了……”
  王明明不由暴汗道:“你确定你说的是个英雄?”
  铭铭笑嘻嘻道:“人家那时才十六,单纯嘛——反正在我想象中的英雄就应
该是这个子的!再说我也没指望老天爷真能派个英雄来啊,想想不行吗?”
  王明明耸肩道:“行,那你接说。”
  “我说完啦!其实都是过去的事了……”铭铭耸耸肩道:“因为我也没想到
会有一天,我真的差点被奸!而且真的有个傻小子从天而降,我把坏人打倒
了!”
  “呃……”
  “更神奇的是,这傻小子还真有根像我二哥那么大的鸡巴!”
  铭铭款款行来,伸手搂住王明明的脖子,抬起头美目流盼。
  两人四目相对、呼吸可闻。
  铭铭嫣然一笑,如百花绽放,轻轻问道:“你说,这个鸡巴又大又能打的傻
小子能不能变身英雄,掏出鸡巴来狠狠肏我一顿……完成我的少女想呢?”
  (全文完,ps,这算正常温情结局,后面还有段搞笑结尾。)
*********************************

  早上,晨曦柔和地洒向大地,学生们背书包和家长告别,三三两两地走进
学校,彼此嬉笑、跑闹,校里洋溢青春的气息。
  因为大家都急去教室,所以这时并没有人使用校内的厕所,所以也就没有
人注意到男厕所的门其实是被反锁。
  “哐当!”
  忽然有个男人撞开了锁的厕所门,双手捂裤裆急匆匆朝外跑去。
  有个气急败坏的尖锐叫声从门内传来:“王明明,大傻逼——你、他、妈、
的、竟、敢、早、泄!”
  男人边跑边回头笑道:“对不起啊,铭铭,我爱你!可是——厕、所、里、
实、在、太、臭、啦!”
  (《淫生外传之铭铭和明明》全文完)
  
  后记:
  再次感谢sis 狼友allon55 提供王明明的人设及故事框架!
  《铭铭和明明》是个完整的故事,几乎可以独立于正传外阅读。
  其实《淫生系列》及《佳怡系列》发展到今天,已经算是个很完整的世界体
系——我们重新定了“骚货”,定了“肏屄圈子”的概念和各种性交规则,
定了传宗接代和占有泄欲、享受快感之外的又一种性交态度,还给好几个姿势
统一了名称。
  在淫生的世界里,我尽量给予每个角色都建立独立的环境、背景和人物性格,
让他们可以“活”过来,自行推动故事前进。所以写到《正呼唤》的时候,其
实已经基本没有了故事情节,而只是把一些“我认为”有趣、有意思的事件白描
出来而已。
  手枪文嘛,要什么情节?只看爽的部分就可以了……写淫生是为了自娱自乐,
后期改写佳怡,就因为淫生系列相对严谨,还得考虑故事与读者。而佳怡其实就
是写给自己爽的,把脑海中的场景桥段剧情掐头去尾,只写出自己爽的部分就完
事了,也不考虑读者能不能看懂和爱不爱看。当再写正呼唤时,这种态度已经
很明显了……就是我懒得想故事,失去兴趣的自high式写作,在创作动力方面有
所缺失。
  那些没看过《笑看淫生》及一系列外传的朋友大概很难接受《正呼唤》,
这种创作态度显然对给新狼友们造成了阅读障碍,抱歉。
  反正H 文这玩意江河日下,估计00后已经没有多少人看了。
  说回《铭铭和明明》,因为故事不是我编的,所以在写作方式上难免有所变
化,主要是为了推进剧情和让人物更丰满些。但huiasd觉得整体上还是很“淫生”
的,至少对比其他手枪文已经算是童叟欺啦,推荐新狼友阅读。
  受疫情影响,重了《淫纪元》和《幼香迷情》的坑,不保证填完,但尽量
给老读者们个交代。老狼友们希望看到什么故事,可以在这里给我留言,或者去
我的小站“huiasd书友圈”里转转。
  就这,大家多保重。
  纸短情长,期待我们淫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