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85 撞墙

        一行人又熙熙攘攘地赶往了操场,只见原来的两颗树已经倒下,在离树
根不远处的一个坑里露出了大半个白色的头骨。

        「这……这真的假的?莫不是小孩子恶作剧而已?」

        「岂有此理,怎么把东西埋在树下了,谁家的孩子?」

        「不、不一定啊,怎么知道这不是真的,还是先报警吧!」

        这时候司徒佩站出来道:「好了,都别吵了,先把地儿给围起来,别引
起恐慌。我现在报警,等警察来了看看什么情再说!」

        出了个这的状,一些怕事的人很快散了,就剩下司徒佩几人在此守
,一来等警察二来挡住一些看热闹的学生。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三个民警终于驾车而至。其中一人对头骨做了简
单的测试,然后神色凝重地道:「确实是真的人骨,还有些日子了,我们马上要
封闭现场了,你们配合一下!」

        随后在清理树的工人的助下,警察很快就用帐篷把整个地方密封起来
了。为了不引起学生的骚动和影响学校,警察还要求众人不可对外泄露消息,一
切要等警方安排。

        一旦确认了骸骨,警方立刻又调来了两辆车和专业人员,一行人忙了大
概4 、5 个小时后才撤离现场。

        郭玄光虽然没有全程看,但是他也听说了从坑里挖了一副完整的骸骨
出来。

        「既然是骸骨,恐怕这人被埋在那里有些日子了!联邦学院也真是的,
一并校就弄了这么个东西出来,有晦气的!」郭玄光回到家后,赶紧和郭晓成
分享了这事。

        「这么刺激!太过瘾了!你小子怎么净碰上这些好玩的事呢?」

        「得了吧你,这人命啊,不是看电视剧,什么好玩不好玩的!」

        「哎呀,反正这事也跟你们关,权当看戏就好了。你别让我猜中了,
敢把尸体埋在那的肯定就是四里村的人,因为知道没有人敢动那树,所以才觉得
安全!」

        「厉害啊,我可没想到还有这原因!」

        「这也太简单了吧,电视剧真的就是这么编的。别不信,肯定是村里有
权势的人干的,李樘那的人就很有可能了!」

        说到这里,郭玄光忽然醒起了什么,脑子里想:「对啊,这李樘最近怎
么销声匿迹了呢?」

        郭玄光和郭玄光聊完以后,他赶紧上网查了查,但是没查到什么东西。

        唯一让郭玄光有些生疑的是一则「本地富豪在首都伏法」的新闻,但是
内容里既没有人名也没有背景资料,完全没法了解细节。

        「奇了怪了,不可能突然消失了的!」郭玄光随即想找赵茹雪问问,可
惜找不到人。

        「难道树底下的……不对不对,都化骨了,不可能是他!」

        郭玄光感到有些不对劲儿,第二天就借聊天的机会问了问高知不知
道李樘的事。

        高笑道:「都老新闻了还问?消息肯定是有的,可能他家花了钱封住
了内容而已!反正他就是犯了事坐牢了,其它的你也甭管了,知道就是了!」

        虽然高没有明说,但是郭玄光想起了之前靳璀宁提过的案件,此时马
上把这事和李樘对上了。

        郭玄光知道靳璀宁一般不容易开口,不敢贸然去找她,还是想等她哪
天回来梁山市再问比较好。

        说来巧,正当郭玄光想这事,靳璀宁就通知他下周末会从首都回来,
想约他聚聚。郭玄光看看日历,原来是国庆节假期到了。

        转眼到了国庆节前夕,郭玄光心想:「上次人家特意跑到学校来了,这
次轮到我意思意思了!」

        于是郭玄光拨通了靳璀宁的电话装模作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啊?
我知道你忙,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提早约个地方而已!」

        靳璀宁道:「我周五晚上到,不过其实我会在梁山市待一周,有的是时
间,等我回来了再聊吧!」

        郭玄光没有再详细问下去,挂了电话后马上上网查了查周五晚首都回梁
山市的航班,然后又在网上租了辆车。

        「6 点半,8 点半和10点半,到底她会坐哪个航班呢?」周五郭玄光提
了车子后就直接开到了机场,他不确定靳璀宁什么时候到达,于是就在机场等。

        郭玄光随便吃了些东西,然后就在国内航班的出口处附近溜达,最后找
到了一个最佳的观察点停了下来。

        郭玄光选的这个地方可以居高临下看到出口,也可以从另一个方向看到
行李输送带那边的情,他确信肯定不会错过每一个人。

        「她的头发那么容易认,应该不会错过的!」郭玄光火眼金睛,一会儿
看看行李带一会儿看看出口,但是直到八点还是不见靳璀宁的影踪。

        「没事,可能不是这班机吧!」郭玄光搓手心来回踱步,有些怀疑
自己有没有看错,「刚才应该没有错过什么人,拿行李的人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没过多久,8 点半的航班也顺利降落了。郭玄光握微微出汗的拳头,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远方的行李输送带。

        就在这时,郭玄光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糟了,她可不一定要拿行
李,可能就一个手提行李箱而已啊!」

        郭玄光一拍大腿,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地往楼下的出口赶,「不管了不管
了,直接到出口那里碰碰运气吧!」,他连电梯也不等了,直接从楼梯跑了下去。

        下了楼梯一拐弯其实就是旅客走出来的地方,当郭玄光喘气跑到出口
的时候,一位红发的美艳女子刚好和他一个照面,正是靳璀宁。

        「小郭?你怎么在这?看你这子,赶过来接人吗?」

        「呼呼……不、不……」郭玄光深吸了两口气又道,「对对,是接人!」

        「干嘛呢你,傻傻的子!我没行李所以那么快就出来了,你接人就再
等等吧,行李没那么快的!」靳璀宁说完马上就准备轻移玉步了。

        郭玄光赶紧有些腼腆地道:「我不就是来接你嘛!上次、上次你不是过
来学校了吗,这次、这次轮到我了!」

        靳璀宁看了看郭玄光,「扑哧」一笑道:「傻子一个,行,那么你准备
怎么接我呢?」

        郭玄光举起车钥匙道:「当然是用这个咯,跟你的车同款,不过呢我只
是租的!」

        靳璀宁的眼神里露出了惊喜道:「行,走吧!」

        郭玄光看了看靳璀宁,依然穿整齐的套服,不禁问:「除了上次,我
好像什么时候看见你都是穿得那么正式的!」

        靳璀宁道:「没有啊,我平常也穿其它衣服的。不过今晚我是在办公室
直接到机场的,所以没有换衣服而已!」

        郭玄光道:「怪不得你不用拿行李,原来直接去的机场!」

        「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坐这班飞机?」靳璀宁盯郭玄光问,「你不
会是在这等了一个晚上了吧!」

        「呃……嘻嘻……」郭玄光耸了耸肩道,「还、还行,反正我有空!」

        靳璀宁又看了郭玄光两眼道:「是吗,那真的谢谢你了!我是怕你不知
道干了什么坏事要找我忙呢!」

        「没有没有!」郭玄光马上道,「我怎么会,我不干坏事的!」

        靳璀宁甜甜一笑道:「口不对心,你是心里在想吧!你看你,之前还跟
我说不会追女孩子,现在不是特意跑过来机场等了好几个小时吗?」

        郭玄光心里想:「什么?你不是在暗示让我追你吧!」

        靳璀宁也突然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些歧,赶紧补充道:「我没别的意思,
你别乱想哦!」

        郭玄光转移话题道:「你应该没有吃饭吧,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靳璀宁其实在飞机上吃了些东西,不过她也没拒绝,就跟郭玄光走了。

        看到靳璀宁的装,郭玄光也不想随便找个地儿,于是开车到了市区的
一家高档餐厅。这家餐厅的座位都是卡座,比较方便聊天。

        郭玄光道:「这顿当作我替你接风洗尘,等你休息好了我再带你吃些其
它东西!」

        靳璀宁问:「你啊,每次请女孩子吃饭都到这些高级地方吗?我看你就
像个纨绔子弟的子!」

        郭玄光道:「没有,就是请你而已!」然后他心里想:「我?怎么可能,
说到纨绔子弟,郭晓成那小子还差不多,我怎么能算是!」

        靳璀宁道:「呵呵,好了,我先谢谢你了!不过我其实不是很饿,要个
罗宋汤和沙拉就好了!你自己可别饿坏了肚子哦!」

        郭玄光赶紧道:「没事没事,我之前也吃了一些!」

        等到东西吃了一半,郭玄光试探道:「最近工作很忙吧?好像很久没
和你上课了!」

        靳璀宁微微一笑道:「呵呵,还行吧。怎么,想做老师想疯了,你不是
天天都要往四里村跑吗?还有时间?」

        「不是,能跟检察官交流一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机会啊!」郭玄光
话锋一转道,「对了,上次你说的大案子那个被告人是姓李的吗?我怎么没看到
这边的新闻有说这事呢?」

        靳璀宁收起笑容道:「怎么打听起这些事来了?梁山市这边的新闻我倒
是没有留意,不过应该是有报导的。」

        郭玄光道:「就是随口问问,因为听说一位朋友最近也是犯了事,不知
道会不会那么巧而已!」

        靳璀宁道:「最好不会那么巧吧,我那案子可是出了人命的。不过不好
意思,具体的东西我可是可奉告的!」

        在靳璀宁锐利的目光之下,郭玄光可不敢再说什么。想起刚才说起四里
村中学的事,郭玄光知道「人骨案」肯定会让靳璀宁提起精神的,于是就把话题
转移到那上边。

        「人骨?按照你说的情,恐怕又是什么冤案吧!」一说到案子,靳璀
宁的兴致就来了,眼睛里顿时露出渴望的神色。

        郭玄光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太多的细节,只是那天刚好在现场而已!」

        「那凶手要是落在我手里,肯定让他法网难逃!」,靳璀宁仿佛也到了
现场,正在憧憬办案的情。

        郭玄光道:「好了,大检察官,赶紧吃你的沙拉吧,别光顾听我说了!」

        「不好意思,职业习惯,一有案子就停不下来了!不过我还不是大检察
官,别乱叫!」靳璀宁笑了笑又道,「有什么新的进展你记得告诉我,让我多了
解了解!」

        郭玄光道:「行,没问题,您的吩咐我怎敢不从!」

        等到郭玄光说完了四里村中学的事,桌面上的东西也基本吃完了。

        看到靳璀宁看了看时间,郭玄光马上抢过单子道:「时间不早啦,等我
送你回去吧!另外你难得回来一次,别跟我抢这个哦!」

        靳璀宁爽快地道:「好,今天谢谢你过来接我,还有你的款待,不过回
去的时候就让我当司机吧,要不下次我可不敢让你来接了!」

        虽然郭玄光觉得靳璀宁这话是开玩笑的,但是略带严肃的语气又让他有
些犹豫,只好举起钥匙道:「好了好了,听你的!」

        靳璀宁利索地拿过车钥匙道:「你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特意租了和
我的车是同一款的!」

        郭玄光狡黠地道:「便宜的怕你不肯坐,贵的我又租不起,只好这咯!」

        「你这人!」靳璀宁瞪了郭玄光一眼,目光里全是欣喜,然后一马当
先就走了出去。

        刚才停车的地方是在餐厅的后面,需要经过一条横街。此时靳璀宁领
郭玄光走出了餐馆门口,很快就到了一旁的横街处。

        靳璀宁刚沿路边向前走了两步,突然只觉得眼前光闪动,一辆汽车
似乎正在朝她了过来。

        靳璀宁下意识地赶紧想调转方向往后退,但是恰逢此时是她前后脚重心
转移的一瞬间,前脚立足未稳,后脚又几乎离地。

        正因为如此当靳璀宁想利用后脚转向的时候,细细的高跟鞋跟承受不了
这突然的转向,让她失了平衡的脚顿时拐了一下。

        「嗯!」靳璀宁痛得低喊了一声,往后退的动作不得不停了下来。

        就是这么一迟缓,靳璀宁只觉得烈的车灯已经笼罩在自己身上,那车
子已经就在自己眼前,得她整个人僵住了。

        「小心!」后面的郭玄光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就了上去。

        靳璀宁只感到一条有力手臂搂住了自己的腰部,硬是把她往后拉了几步。

        「呼……嘭!」一辆汽车擦靳璀宁的衣服而过,紧跟就撞在了路旁
的围墙上。

        那堵围墙瞬间被撞开了,砖头随即噼里啪啦地砸向车子,没几下子就把
半边车头盖给砸得不成子了。

        郭玄光也来不及关心靳璀宁的脚,又拖她往后几步避开那些飞扬的尘
土。

        没等郭玄光和靳璀宁两人回过神来,撞墙那车的门缓缓打开,不过是
不见其人只闻其声。

        「混……混账东西,怎么、怎么敢挡我的路……还、还、还不……赶快
挪开你、你的车!」

        一顿含糊不清的骂声从车子里传了出来,似乎那司机还不知道自己撞了
墙,以为只是撞了车。

        郭玄光心里好笑,没再管那司机,赶紧回头关切地问靳璀宁:「怎么
了,你脚好像……」

        皱眉头的靳璀宁道:「扭了一下,我想可能用不上力了!」

        郭玄光赶紧道:「是吗?那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吧!」

        靳璀宁道:「等等,那家伙肯定是醉驾了,等我先报了警再说!」

        郭玄光道:「也对,让他赔偿医药费肯定是要的!」接他望向那出事
的车子,突然觉得有些相熟。

        「迈凯伦?这……李傥那车子?」就在郭玄光犹豫之中,司机终于摇摇
晃晃地走了出来,正是李傥。

        李傥这会儿比那次在政投市撞郭玄光的时候喝得更多,一双眼珠子都不
打一处转,好像完全不能看东西的子。

        「呵呵……呵呵,原来是两、两棵该死的树……两棵树……挖什么挖,
还……都挖出来了!」李傥靠车门站了一会儿,突然又高声叫嚷起来,不知道
是什么意思。

        不一会儿,街上已经围满了人,很快就有警笛声传来。

        靳璀宁这时候才道:「我们走吧,医药费那是小事,我就是要看到警察
来了才走得安心!」

        郭玄光看看靳璀宁完全不敢地的右脚,又看看高跟鞋,突然一个公主
抱就把她抱了起来。

        「哇!」靳璀宁了一跳,双手不禁自然地搂住了郭玄光的颈部。

        郭玄光只感到温馨满怀,但是又不敢看靳璀宁一眼,生怕她责备自己的
鲁莽。不仅如此,郭玄光甚至不想挪动步子,只想保持这个动作多抱一会儿美人。

        靳璀宁这时候其实也没看郭玄光,闭上了双眼脸都通红了,只是郭玄光
没发现而已。

        好一会儿郭玄光才想起两人是要去医院,赶紧匆匆往停车场赶。

        因为李傥的事故,郭玄光的车子堵了三十分钟才离开现场,等到他们去
过医院后再到达靳璀宁家的时候,已是凌晨时分了。

        靳璀宁的家是在市中心偏西的检察院宿舍大院,将近二十年前的建筑,
既没有电梯也没有停车场的设计,只是在小区内的道路上将就弄出了一些停车
位。

        「幸亏长假期,不少人开车出去玩了,所以这个时候还能找到空位子!」
靳璀宁指挥郭玄光,在自己家楼下不远处停了下来。

        郭玄光道:「要不我背你吧,抱你上去我怕你家里人误会!」

        靳璀宁带调皮的口吻道:「怎么,嫌我重不抱了?告诉你,我家里现
在就我一个人住!」

        郭玄光面露喜色,赶紧压自己兴奋的情绪道:「不是不是,你在座
位上等我,记得脚别用力了!」

        ******************************

        不定期网页版带图片合集在网盘上更新,手机也能顺利阅读。

        避免和谐,取消网盘共享,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自行下载。

        有需要PM我,非诚勿扰,且用且珍惜。

        ******************************